谭绍华:施行新《职业教育法》要以准确理解为前提

发布时间:2022-04-27 09:40:14  作者:  来源:中华职业教育社  浏览次数: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国家战略,新的《职业教育法》既是国家意志,也是人民意愿。保障作用的充分发挥必须建立在准确理解的基础和前提之上,同时还必须强化执行力。

舆论宣传不能误导。

新《职业教育法》的审议通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但少数媒体在评论时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有误导民意的风险。如《中国经营报》刊发的《告别“普职分流”,推动有尊严的职业教育》,《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的《职业教育法大突破:取消普职分流 明确本科职业教育》。这类文章,内容倒是客观真实对新《职业教育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了说明,但标题过分强化了“普职分流”的存废。事实上,新《职业教育法》只是没有再提“普职分流”,但在职业教育体系的设计上依然存在中等职业教育,其生源肯定还是主要来自初中毕业生。

准确理解新法条款。

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必须深刻领会现在条款的准确意思,要从全局的视野和境界,从国家发展新理念、经济发展新格局和教育发展新方位,跳出职业教育看待这个新法的新条款。在新法中的“国家优化教育结构,科学配置教育资源,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因地制宜、统筹推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协调发展”这句话里,“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因地制宜”是否可以理解为“不同的地方可以是不同阶段”,比如上海可以是在高中后,重庆可以是在高中阶段。进一步分析,“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协调发展”中的“协调”,肯定不同于“均衡”“均等”“大体相当”。所以,落实这个新法,必须采取新的举措,不能继续坚持之前的初中后分流办法和大体相当管控政策。

中职政策应予调适。

进一步讲,如何“因地制宜”,结合新法相关条款规定,要多因素分析。首先是必须遵循法律和政策的要求,在此前提下,一要考虑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特别是产业发展对初级、中级和高级技术技能人才的需要,当其需要初级和中级技术技能人才时,一定要坚持办好中等职业教育;二是要考虑中等职业教育资源供给,一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不能让学生就读不合格的中等职业学校,不能超学位确定招生和在校生规模;三是要考虑人口结构,当初中毕业生发生减少时,应当适度缩减规模;四是要考虑理性民意,应当相信多数学生及家长知道自己应当选择什么教育类型;五是要借鉴其他地方的经验,不要让人产生横比羡慕以及由此对本地政策的不满。

基于以上认知,各地贯彻落实新的《职业教育法》,要及时调整优化中等职业教育政策。可以考虑在柔性分流、打通回流、畅通汇流和实现竞流四个方面下功夫。柔性分流就总体控制省域中职规模,允许不同地市有所差别;打通回流就是给予心智成熟较晚的学生回归普通教育轨道的机会,在符合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普职相互转学,部分省市(如重庆市)职业教育条例本有这样的规定,只是执行不好;畅通汇流就是通过完善职业教育高考制度,让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毕业生在高等教育阶段交汇升学;实现竞流就是最终实现普职两种同等重要的教育类型协调发展,不仅规模配合得适当,而且投入与产出、质量和效益也趋于相当,以此满足人民群众对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求,满足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变化和进阶的人力资源需求,进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目标。

最后还要强调说明,这个法是职业教育法,要给予法律保障的是培养职业人才的教育。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之不同,必须坚守初心使命,秉承“业”的价值旨趣(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即使“升学与就业并重”,也不能过分凸显“学业”直通车,要在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基础上强调“就业创业”的促进功能。否则,中职普教化的趋势难以阻挡。

(作者谭绍华,系中华职业教育社专家委员会委员,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黄炎培职业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二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