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学助教的冷遹先生

作者:王荣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5-14

  冷遹(1882-1959)字御秋,是军事家。1905年毕业于安徽武备学堂,学习期间加入“同学会”、“岳王会”。后加入同盟会,是安庆起义总指挥。创建并主持同盟会广西支部及《南报》,历任同盟会广西支部副支部长、代理支部长、民军混成帮统,参加辛亥革命。1912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和文虎勋章,任中华民国陆军第一军第三师师长。曾参加二次革命、护国讨袁运动、护法运动。1925年出任江苏水陆警备总司令。邹韬奋在《抗战以来》一书中写道:职教派是指中华职业教育社有及和该社接近的诸先生们。……有黄炎培、江恒源及冷御秋诸先生。……冷御秋是军事专家,是江苏士绅中的前辈,与黄、江诸先生交谊笃厚,对中国政治有远见,他不仅对于军事方面有真知灼见,而且对于政治方面也有公正而深切的见解。
  冷遹先生是政治活动家,是民盟、民建的创始人之一。抗战时期任历届国民参政员。1945年赴延安访问。1946年2月,冷遹当选省临时参议会参议员。1946年6月,冷遹任江苏省临时参议会议长,并以此身份掩护中共地下组织。1949年出席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和开国大典。建国后,曾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兼水利部部长、民建江苏省工委主委、江苏政协副主席、江苏省副省长、中华职业教育社上海分社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孙起孟1988年1月21日题词:冷御老是在我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中都作出贡献的知名政治活动家。他在民建是一位资深望重的先驱。
  冷遹先生是实业家。他曾任伍佑泰和盐垦公司董事,江苏省农民银行监理委员,镇江中国国货公司董事长,镇江商会主席,镇江四益农场董事长,镇江水电公司董事长,镇江县银行董事长等职,还曾任江苏省蚕桑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1927年)、江苏省纺织工业委员会主委(1938年在湘成立,开办难民纺织厂)、全国蚕丝改良委员会常委(1934年成立)、上海中国药物建设公司董事长(1947年姚惠泉创办)、上海中国建设农场董事长(1945年王艮仲创办)等职。
  冷遹是中华职业教育社早期主要负责人之一,曾担任中华职业教育社评议员、常务理事、上海分社主任等职。1932年冷遹被聘为江苏省义务教育委员会委员,1933年被聘为江苏省教育事业委员会委员。1945年7月2日晚,冷遹一行6人与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参加延安人民教育会召开的欢迎晚会;7月4日,冷遹访问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延安日本战俘学校),并访问陈毅和吴玉章。
  冷遹先生奔波革命,追求真理,无时不以国家兴亡民族自立为己任,“爱国爱乡,心系桑梓”,“人淡如菊,品清似泉”;与中国共产党相识相知,与中国共产党一起经受血雨腥风的洗礼,共同奋斗,同舟共济,是著名的民主人士。而同时他热衷社会事业,积极兴学助教的善举,推动了镇江文教事业的发展,为镇江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留下许多珍贵的印迹,受到了镇江人民的尊敬与赞誉。孙起孟1988年1月21日题词:在中华职业教育社,他是与黄炎培、江恒源、杨卫玉齐名的“四老”之一,对于发展我国的职业教育,也作了不少有益的工作。我们纪念他,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在我们每个人的工作和活动中继承并发扬他的好思想好作风。

  私立镇江女子职业学校
  1926年,冷遹联合中华职业教育社黄炎培、江恒源等人创办以蚕桑科为主的私立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冷遹任董事长,黄炎培、陆小波、唐儒箴等为校董。学制3年,注意教学与实践结合,利用唐儒箴捐赠的奁田26亩作学校桑园基地,自办蚕场供学生实习,创办初有学生73人,教学仪器、标本、图书较完备,不收学宿费,膳费只收一半,经费来源大半靠售蚕种收入,其余靠捐款。该校还编印《养蚕浅说》,传播和普及养蚕知识。1930年获准立案,改校名为私立镇江女子初级职业中学,次年获得省拨办学补助款1000元,设蚕桑科、家事师范科各两级,学生共150人,教职员16人。1933年有蚕桑科两级,家事师范科3级,在校学生219人,教职员19人,蚕桑科累计毕业生115人,桑园扩大到117亩。1929年秋,冷遹、陆小波、严惠宇等在句容县的桥头镇设立三益改良蚕种制造场,一方面改良蚕种,一方面为镇江女子职业学校提供实习场所。
  1952年改公办“苏南蚕桑学校”、“镇江农业学校”,1954年更名为镇江市第三中学。

  民众夜校与妇女识字班
  1928年春,冷遹代表地方人士、中华职业教育社与江苏省农矿厅合作,划区办理农村改进事业,建立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试验区委员会由冷遹为主席,委员有黄炎培、祁翊三、李西涛等9人,并在黄墟镇设办事处,聘请总干事、干事各1人,负责日常具体工作。
  在教育方面:(见宋紫云《冷遹先生在家乡所办的事业》一文)
  试验区有县立师范学校一所,完全小学一所,私塾七所,学龄儿童基本上全部入学。
  1929年起,改进区每年在秋冬季开办一期民众夜校……民众夜校先后开办三期,毕业学生46人。
  1929年起,县师采取把教育送上门的办法,根据学生住址的分布情况,选择适当地址,借用公共场所或民房,成立了24个家庭妇女识字处……先后开办三期,扫除文盲370多人。

  镇江黄墟乡村师范学校
  1929年,经冷遹等人士提议,镇江县立师范学校迁至黄墟,改称镇江县黄墟乡村师范学校。民国26年停办。以“精业、强身、学圃、学农”为办学方针。学校与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合办了一个有百余亩土地的农场,学生每月定期到农场生产实习,并经常作社会调查,参加民众夜校和家庭识字处的工作。“九一八”和“一二八”事变后,学生走上街头宣传抗日,激发了群众的爱国热情。毕业生任教于苏南、苏北一带,在乡村教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部分学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干部,如郑竹波曾任南京军区副政委兼南京军区空军政委等职。

  黄墟园艺学校
  1929年前后,冷遹先生约请中央大学农学院与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合作创办黄墟园艺学校,地址设在黄墟农场,该校实行教学与实验相结合的教学原则。黄墟园艺学校设有试验仪器室、农作物和果园试验基地,在引进国际优良农作物品种、推广园艺栽培技术、举办农业种植技术培训班等方面有所建树,还引进农技专家与专业人才到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专职从事指导、推行新型农业种植技艺。

  镇江农村护士学校
  1933年秋,冷遹、严惠宇、陆小波与省立医院院长汪之臣等,为了使医药卫生工作能在镇江的各个乡镇普及开展,在镇江弘仁医院附设了镇江农村医药学校(后因省教育厅不同意备案,改名为镇江农村护士学校),学制三年半(1933年8月-1937年1月),选派具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优秀学生经考试入学,毕业后回到各乡为当地农民防病治病。学校教学课程起初半年是补习初中数学、物理、化学和英语等基础课程,后两年学习生理解剖等基础知识和内外、五官等各科医疗护理技术,最后一年为门诊实习。当时这批学生除在校学习外,还配合地方卫生机构开展卫生防疫及卫生宣传工作,深入基层为群众接种牛痘、打预防针等。之后,他们在抗日战争中为各地的医药卫生事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南通农垦训练班
  1932年7月,国内战争阴云密布,全国有意推广乡村教育事业的地区,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为迅速恢复培养乡村建设人才,推进乡村经济建设,改善乡村群众生活,冷遹先生与彭百川等知名人士,在南京共同发起组织“中华乡村教育社”。同年夏秋之间,冷遹、张敬礼等人士利用自身的人脉资源,努力为大丰盐垦公司(系张謇创办)兴办农村职业教育创造条件。经大丰盐垦公司董事会同意,创办“南通农学院农科附属农垦训练班”。农垦训练班,办学颇具现代职业技术教育特色,中外学者如农学家冯泽芳、美国土壤学家梭颇、土壤学家候光炯等曾先后到校讲学,以实施研究、教学、推广一体化培训模式,培养了一大批植棉技术实用新型人才。
  1933年秋冬之间,时为大丰盐垦公司董事的冷遹、江知源及监察丁子盈等人赴公司视察,对农垦训练班办学宗旨、成效,给予高度好评。由此,大丰垦区职教声誉鹊起,此举真正开创了中国农业股份企业自办职业技术教育的先河。

  镇江县丁卯乡村试验学校
  该校由许秋帆创办,原名为镇江县私立丁卯小学。后因校董散居他地,学校几成无人负责。1933年将学校管理权委托中华职教社代为执行。1934年更改校名为镇江县私立丁卯乡村试验学校。除添设1所分校,增设民众教育外,并将学校作为农村改进的中心,办理各种农村改进事宜。黄炎培、江恒源、冷遹、陆小波诸先生为校董。

  私立京江中学
  1937年4月,由陆小波、冷遹、严惠宇等人发起创建,选定北门外大学山附近的山丘地约三百余亩为校址,推选陆小波为董事长,冷遹等为校董。1949年,李岚清在该校毕业并考入复旦大学。1952年,学校改为公立。1953年,更名为“镇江市第一中学”。

  中华工商专科学校
  由中华职业教育社于1943年9月在重庆创办,聘请张群为董事长,黄炎培为副董事长,杨卫玉、江恒源、冷遹、张公权等为校董。1946年抗战胜利后迁到上海,设有工商管理、机械工程、会计、银行等科。聘请马寅初等担任教授,郭沫若、沈雁冰、叶圣陶、陈望道等学者讲学。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中华工商专科学校各科分别并入交通大学、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同济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财政经济学院。

  建东中学
  1946年9月,冷遹先生应东乡人士商请,禀着“为东乡培养人才,建设东乡”的宗旨,创办私立建东中学,担任校董事长。1956年春,时任江苏省副省长的冷遹莅临建东中学视察。1956年9月,改为丹徒县儒里初级中学。1958年秋增设高中班,改称“儒里中学”。

  关心重视教育
  1946年,丹徒县立小学校长王骧为复建抗战中被日寇炸毁的一排九间教室平房,去请求冷遹先生帮助。时为江苏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的冷遹分管驻镇江的联合国苏宁救济分署,掌握救济物资,支持恢复地方教育也在救济范围。冷遹先生在王骧的呈文上批示“请发救济面粉五百袋”,盖章签名后说“到救济分署办手续”。王骧凭借这一批面粉,并向校董事会争取到现款,迅速修建成九间新教室。
  1955年,他回乡(丹徒县姚桥镇华山村,龙脊街上的鸿飞堂是冷遹先生的祖屋与出生地。冷遹幼年丧父,因家道中落,家庭生活困难,在丹徒县黄墟镇外祖父家寄养,所以大多称先生为黄墟镇人)祭祖时,来到华山小学,勉励小学生们好好学习。
  1957年春天,建东中学校长邵鸿声参加在南京召开的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工作会议,在南京人民大会堂聆听了副省长冷遹的报告。散会后,邵鸿声与冷遹会面,冷遹对建东中学十分关心,说:“学校虽已改为公办,但还要继承和发扬建东中学勤俭办学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要依赖政府,不能大手大脚,特别是坚持质量第一,不能误人子弟,要创造条件把高中办起来……”。
  殷敏觉在《忆乡亲冷公御秋生平琐事》(江苏文史资料第27辑第121页)一文中写道:“他对子女的入学和就业,不是希望他们升官发财,而是希望他们有真才实学能为社会服务……四个女儿读师范学校,终身从事教育工作。……对同济、复旦大学及华东水利学院的专家教授非常尊敬,每次水利会议和重大决策,必请这班专家教授共同商定。”冷遹先生尊师重教的“拳拳之心”可见一斑。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