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两次“建国”的职教社创始人——冷遹

作者:王荣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1-09

   他是中华职业教育社、民盟、民建的创始人;

  他是被人们尊称的“镇江三老”“职教社四老”之一;

  他参加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仪式,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是唯一的亲历两次“建国”典礼的人;

  他担任过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新中国成立后担任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孙中山授予他中将军衔和文虎勋章;蒋介石邀请他出任“经济部长”;毛泽东亲自接见并与他共商国是。
——他就是冷遹先生。

  冷遹,本名晓岚,字御秋(雨秋)。1882年6月22日(清光绪八年五月初七)出生于江苏省丹徒县黄墟镇。少时家境贫寒。

  投身革命
  1902年,冷遹考取安庆武备学堂。那时正是《辛丑条约》签订以后,民主革命火种传播全国之际。在当时革命思潮的影响下,冷遹化名“雨秋”,加入了由柏文蔚组织的“同学会”,在日本东京创刊的《江苏》杂志上著文宣传革命。随后又与当时的秘密革命团体“岳王会”有所联系。

  1905年冬,冷遹从安徽武备学堂毕业,被分在南京的三十三标第二营任右队队官。第二营管带就是后来升任三十三标标统的著名革命领袖赵声(伯先)。在赵声的引导和影响下,冷遹从此走上了民主革命道路。1906年,冷遹加入了同盟会。

  1908年秋,清廷命令南洋新军和湖北新军集中于安徽太湖县举行秋操。于是,“岳王会”决定利用秋操的机会发动起义,公推冷遹为起义总指挥。因消息走漏,起义受挫,冷遹被捕。

  1909年5月,经友人多方营救,冷遹获释。秋天,获悉赵声在香港组织广东新军起义,冷遹将新婚才八天的爱人托其兄照管,即只身赴港。年底,冷遹在港适遇广西招纳新军人才,遂入桂。从此,冷遹又成为广西革命最初发动者之一。

  冷遹在广西时任陆军小学提调,在学生中大力宣传革命主张,介绍许多学生加入同盟会。大约在1910年8月,广西同盟会支部成立,公举耿毅为支部长,冷遹为副支部长,从此广西同盟会的组织便逐渐壮大起来,先后成立了“军事指针社”、编辑出版《南报》(后改名《南风报》)宣传革命。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授予冷遹中将军衔和文虎勋章,并委任他为第一军第三师师长。5月,冷遹改任第一军第九师师长,镇守徐州。其时,张勋江防营自南京溃下,窜入徐州,大肆劫掠。冷遹目睹此状,乃清剿游匪,整顿军队,腾出民房,提倡实业,为贫民谋生计,使人民复得安宁,受到了陆军部长嘉奖,也受到了人民群众的爱戴。当时徐州人民曾以他的名字命名一条马路,以表纪念。

  1913年3月,孙中山先生发动“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冷遹在徐州发表谈话,积极拥护和响应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随即,冷遹任师长的第三师改编为江苏讨袁先锋。在徐州,冷遹率部与北洋军阀冯国璋和张勋辫子军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后援不继,加之冷遹又临阵受伤,部下叛变投敌,战斗遂告失败。“二次革命”失败以后,东渡日本,继续追随中山先生革命。

  1917年9月10日,成立护法军政府,孙中山就大元帅职,冷遹出任广州护法军政府总参议和代理内政部长,直到护法运动失败为止。

  兴办实业
  1921年,冷遹决定退出军政界,走“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的道路,并从家乡做起。

  冷遹多次深入苏北沿海盐土地区进行实地调查,深感这时国内民族纺织工业正在兴起,加以改良种植棉花,既可减少原棉进口,振兴民族纺织业,又可发动地少人多的江南农村的农民参加棉垦工作,开拓生财之道。他创办他第一个实业——江北盐垦公司。

  江苏、浙江是我国主要产丝区,为了振兴中华蚕丝业,冷遹走遍了江浙主要产丝农村,进行调查考察,分析落后原因,提出在江苏利用丘陵荒山发展桑蚕业,以降低制丝成本,改良蚕桑品种和生产技术,以提高产量和品质的建议。冷遹率先在家乡黄墟首创“永安蚕种场”。同时在镇江西郊四摆渡创办了“益民种场”(即现中国农业科学院蚕桑研究所前身),进行垦荒、植桑、制种。后又建“益民二场”、“均益蚕种”和“三益蚕种场”。

  江苏丘陵山区的养蚕业和制种业的迅速发展,引起政府的重视,在全国经济委员会下成立了全国蚕丝改进会,由冷遹负责,设在浙江杭州。冷遹组建了福华丝绸公司,出任董事长,恢复了嘉兴丝织厂,改进了丝纺织工业,并开展了国际贸易活动。

  1935年——1936年,冷遹任镇江商会主席。

  抗战初期,当冷遹闻悉日本帝国主义破坏中国蚕丝业的情况时,曾愤慨而又辛酸地说:“国家社会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坎坷艰辛地开创一点实业,虽然也能对国家有所裨益,但终于是徒劳的。”

  1946年,在冷遹的倡议下,战前建在镇江四摆渡、高资、桥头的四个蚕种场合并为“四益农产育种场”,简称“四益农场”。合并后的“四益农场”属股份有限公司性质,冷遹任董事长。1952年公私合营。

  发展教育
  1917年,冷遹与黄炎培等在上海筹划、创办“中华职业教育社”,冷遹先后担任职教社评议员、常务理事及上海分社主任等职,成为职教社领导之一。在职教社中,他积极进行乡村改进试验、兴办教育事业。

  1926年,冷遹与黄炎培、唐儒箴联名发起创设“私立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冷遹被公推为董事长。学校开办初年不收学费,并津贴学生膳费,办学经费除职教社定期补助外,悉由冷遹筹募。解放初,冷遹又将自有永安蚕种制造厂赠与学校。镇江女子职业学校先后设蚕桑及师范等专业,毕业生大多担任蚕业生产技术员和乡村小学教师。学校在1954年改名为镇江市第三中学。
 
  镇江教育局拟将镇江县立师范学校迁至镇江上党区,经冷遹建议与地方人士请示,改迁黄墟镇,就建立在自己家祠堂里。镇江县立师范因无校舍,复校困难较大,经冷遹建议,腾出“四益农场”在四摆渡的一部分场房给学校,终得以复校开学。冷遹又应镇江东乡地方人士之请,在儒里筹建“建东中学”,使穷乡僻壤的学生得以就地读书。

  家庭教育是根据群众居住的情况,划成小组,凡是不识字的妇女,由师范学校高年级的学生每天下午三时至五时半,进行教学;课本有的是自编,有的是小学课本,学习内容主要是语言和算术。凡是黄墟镇和周围村子,都进行了这种教学,使广大不识字的或稍识几个字的男女青年因此得到一些文化知识。

  1928年,创办黄墟国立小学。后又创办黄墟园艺学校。1933年代表中华职教社接办镇江丁卯小学(后更名为丁卯乡村试验学校)。

  乡村建设
  1928年春,冷遹代表地方人士与中华职业教育社暨江苏省农矿厅合作,确定在镇江东乡以黄墟为中心的13个自然村镇为农村改进试验区,由黄炎培、冷遹、江恒源、杨卫东等组成镇江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委员会,公推冷遹为主席。在当时农矿厅支持下,制订了1928——1932五年规划,在试验区办十件大事。

  针对丘陵山区的特点,冷遹指导乡亲们3年内垦荒250多亩,栽桑6万余棵,年饲养蚕种800多张。同时,4年内植树30万株,改善了经济条件,促进了环境美化。农业上开塘筑坝,兴修水利,推广使用脚踏脱粒机、三马力柴油机,更使试验区的生产不同凡响,蒸蒸日上。为了充分利用试验区的自然资源,还从外地引进金针菜、除虫菊等经济作物和良种畜禽鱼类,免费供农民种植、养殖,使农民年收入增长30%以上。尤其是试验区自办的经济林场,大胆地搞起立体化农业试验,在这里农林牧副渔齐头并进,菜果稻麦豆种植,鸡鸭蜂猪鱼养殖同时经营,取得了珍贵的经验,为农户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这一点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值得效法的。

  1931年前后,黄墟曾多次流行霍乱等急性传染病,死亡人数众多。冷遹目睹农村缺医少药的实际情况,特地从当地选派两人去镇江弘仁医院学习医药技术,所有学习生活费用由冷遹负担。学习结束他们回到黄墟为当地农民治病防病。

  冷遹在改进区里创办了一个专为农民免费治病防病的“民众诊所”,又在镇东弘仁医院附设中专——镇江农村医药学校(后改称为镇江农村护士学校)。学生们利用暑期,到镇江四乡八镇开展卫生宣传活动时,冷遹出资支持,学生毕业后,回到各乡为当地农民防治疾病,受药治病的群众达数万之多。

  试验区在发展交通、举办文教卫生事业、试行村民自治方面也取得很好的效果。

  镇江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起始于1928年,夭折于日本侵略者侵华烽火中,前后存续有十年时间。农村改进试验区的实践一度使黄墟一带经济增长,社会安定,诸多善举至今仍为人们称颂。

  坚持民主与进步
  1925年,奉军张宗昌南下,江苏省长韩国钧鉴于张曾被冷收编过,特邀冷为江苏省水陆警备司令,冷对其有所制约,使全省人民免遭涂炭。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冷遹悲痛之余,于3月14日发出唁电“中山先生手造民国,功炳简书,此次扶病北行,群祝早占弗药,惊传薨逝,藩海同悲,敢布区区,上为国悼,下哭其私。”

  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冷遹通知各团团长“既不能在命令到来之前有所行动,但也不能妨碍一个中国学生和一个中国人的爱国行动。洋人太凶暴了,物极必反”,并以铁的手腕制止了警察罢岗,有力地支持了南京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

  1925年秋,冷遹募集资金,建立镇江伯先公园,至1931年竣工,以纪念黄花岗起义总指挥赵声(伯先)。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全国上下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镇江地处淞沪前线的后方,为了做好支援前方的工作,镇江的政府单位和民众团体联合组织了“民众组织委员会”,县长张清源为主任,冷遹、陆小波、严惠宇为副主任。他们组织接待过境抗战部队,协助构筑防御工事,协助维持治安秩序,接运和慰问伤病兵员,动员工商界购买救国公债,查防汉奸,积极进行抗战宣传工作等。

  1937年冬,冷遹由镇江去武汉。冷遹与黄炎培、江恒源等商讨以后,决定以职教社的工作人员为骨干,邀请江苏旅汉人士和流亡青年参加,成立“江苏省失业青年救济委员会”,进行救济工作。冷遹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并实际负责日常工作。

  1938年3月,黄炎培、冷遹、江恒源赴徐州访问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时值台儿庄战役前夕,3人与李宗仁长谈,并提交一份对于第五战区动员民众抗日的意见书。7月,国民党政府决定成立国民参政会。职教社三位负责人黄炎培、冷遹、江恒源均以个人身份出任参政员。由于黄炎培、冷遹、江恒源等人经常在参政会发表一致言论,因此被称为“职教派”。

  1939年11月,黄炎培、冷遹和沈钧儒、章伯钧、梁漱溟、张澜等在重庆发起组织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名为中国民主同盟)的前身“统一建国同志会”。1941年3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上清寺特园秘密召开成立大会,会议通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政纲和简章,并成立了中央领导机构,冷遹等13人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45年7月14日,冷遹和黄炎培、江恒源联名发表“关于不参加国民大会问题讨论的书面声明”,强烈反对国民党不顾各方面的意见,单方面召开国民大会,并坚决拒绝出席参政会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的讨论,以支持中共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10月,“双十协定”签订。以迁川工厂联合会理事长胡厥文等为代表的爱国民族资本家奔走呼号,要求国民党政府改变经济政策以维护民族工商业的生存。黄炎培、胡厥文、杨卫玉及冷遹首先酝酿组织政团,并邀请章乃器、施复亮等一起研究、筹备。1945年12月16日,民主建国会在重庆白象街实业大厦举行了成立大会,冷遹在会上被推选为常务监事。

  抗战胜利以后,拒绝担任蒋介石的“经济部长”。冷遹于1945年10月只身乘船从四川回到镇江。冷遹回来后,和地方人士成立“镇江善后救济委员会”,致力于地方的善后救济和经济复苏工作。其中以工代赈,兴修水利,效果尤为显著。他会同有关人士对电灯公司和自来水厂进行整顿,逐渐恢复了水电的正常供应。
冷遹对苏北解放区的困难也很关心。国共两党停战后,对峙在苏北高邮、邵伯一带,解放区在医药、物资方面十分困难,冷遹不顾个人安危,于1946年3月以考察战时运河被敌破坏情况的名义去高邮、宝应、淮阴等地访问,给解放区带去大量救济物资,特别是医药及医疗器械。对此,延安《解放日报》曾以“冷遹先生等抵高邮,赞扬我运河水利工程”为题作了报道。

  1947年到1949年间,冷遹利用他身为江苏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的合法身份,继续从事爱国民主运动,支持和掩护镇江地区地下党组织的革命斗争。正如当时中共丹北留守处主任陈云阁所说,在他的政治影响所及的地区活动,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地下党常常通过秘密关系向他反映情况和要求,他能办到的总是为他们办到。有时,他还为地下党组织购买一些急需的物资。

  1948年冬,淮海战役即将开始,国民党政府已濒临崩溃。因面临被暗杀的危险,冷遹不得不辞去议长职务,避居上海。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企图疯狂迫害爱国民主人士,冷遹得到地下党的通知,避居侄孙女家中,经月未出,直至上海解放。

  飞赴延安
  1944年9月,冷遹在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上支持林伯渠代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关于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同月,他和黄炎培等在《国讯》和《宪政月刊》上联名发表《民主与胜利献言》,向国民党要求民主,提出九项主张。1945年1月,他与黄炎培等60余人联名发表《时局献言》,要求国民党与各党派切实合作挽救危局。5月,冷遹与黄炎培等人联名提出恢复国共谈判的主张,并于6月由褚辅成、黄炎培、冷遹、王云五、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7人公开致电延安毛泽东和周恩来,“团结问题之政治解决,久为国人所渴望。自商谈停顿,参政会同人深为焦虑。目前经辅成等一度集商,一致希望继续商谈。……”22日,邵力子将毛泽东、周恩来的复电交给黄炎培、冷遹等七人,“……倘因人民渴望团结,诸公热心呼吁,促使当局醒悟,放弃一党专政,召开党派会议,商组联合政府,并立即实行最迫切的民主改革,则敝党无不乐于商谈。……”。

  1945年7月1日, 冷遹与褚辅成、黄炎培、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等6人乘飞机到达延安机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林伯渠、秦邦宪、叶剑英、李富春、邓颖超、吴玉章、徐特立、谢觉哉、杨尚昆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前往机场迎接。

  7月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褚辅成等六参政员抵延》一文,女作家陈学昭、丁玲、新四军军长陈毅先后看望冷遹。下午,冷遹等6人到杨家岭拜访毛泽东。晚上,中共中央设宴招待冷遹等6人。宴会后,冷遹一行与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参加延安人民教育会召开的欢迎会。次日,冷遹参观延安光华农场。晚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林伯渠来到招待所回访冷遹一行,并赠送延安毛毯一条。双方商定两点:①国民大会停止召开;②从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4日午,冷遹一行再访毛泽东,第三次商谈。晚间,八路军司令部设宴招待冷遹等6人,朱德、周恩来出席观看平剧《三打祝家庄》。7月5日,冷遹一行结束延安访问,飞返重庆。

  7月7日,冷遹等6人晋见蒋介石,讲述去延安商谈结果。7月14日,当国民党准备单方面召开“国民大会”时,冷遹等3人发表《关于不参加国民大会问题讨论的书面声明》,支持中共建立联合政府的主张。

  8月28日,中共中央派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赴重庆和国民党谈判。冷遹到九龙坡机场欢迎。毛泽东与冷遹握手时笑道:“我们又见面了,有人说我们不敢到重庆来,这不是来了么!”8月30日,毛泽东借张治中家约谈,冷遹应邀出席。9月5日,冷遹等赴延安的6人,借中央研究院请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吃饭。席间,毛泽东向冷遹等6人敬酒道:“诸公团结为怀,甚为钦佩。我向大家敬酒一杯,表示谢意。”冷遹等为毛泽东不凡的气魄和宽广的胸怀所折服。

  参加开国大典
  1949年9月,冷遹被聘请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并以民主建国会代表身份参加会议和开国大典,毛泽东亲自到车站迎接他。冷遹亲眼目睹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诞生了,作为一个经历了长期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见证人,他更加坚信一个真理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句话也成为他与友人、与家人谈论的中心议题。

  建设新中国
  1950年,在一届政协二次会议上,冷遹与胡厥文等人提案“拟请政府集中国内并延聘国外各种科学家、工程学家,统一规定各种农工、交通、机械、设备、器材及一切物器的名称、标准,并尽量编译各种科学技术的新书,考察改正现有国内生产机构内差异,以利经济建设案。”1952年11月,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成立江苏省人民政府,谭震林为主席,柯庆施、管文蔚、冷遹为副主席(后改称为副省长)。1954年4月,民建江苏省工作委员会成立,冷遹任主任委员。在“三反”运动中,冷遹受到华东军政委员会的表扬,并在大会上提出“要向冷遹学习”的口号。

  钟情水利
  30年代,冷遹任镇江塘工委员会主任委员,其主要工作是鼓励、督促丘陵山区的农民开塘蓄水防荒,鼓励对原有水塘扩大加深。1931年,冷遹看到黄墟山北水利条件很差,就和村民研究开塘蓄水,大家一致造成。由黄墟改进会出钱,在山坡上一口大塘的基础上扩大开塘。农民很快投工,开好后,能灌溉200亩田。附近几个村也与改进会联系,开起塘来。冷遹在家乡积极提倡水利,增加了水稻种植面积,粮食得以丰产。1934年,冷遹倡议镇江县府,并请省政府核准,再度疏浚沙腰河,使镇江东郊三乡免受山洪、江水之害……
1950年3月,69岁高龄的冷遹被任命为华东水利部部长。在他任职期间,治理了沂沭河和淮河,疏浚了运河,防治了长江下游等各主要骨干河道水灾。

  1956年5月,江苏省现代化流域性大型水闸射阳闸竣工,冷遹不顾74岁高龄,抱病亲赴射阳主持放水典礼。他高兴地说:“旧社会也曾热心治淮,只是说了几十年的空话,白忙一阵。共产党的领导好,不尚空谈,注重实干,现在,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后记
  1959年8月18日,因急性心肌梗死,冷遹在南京逝世。
  冷遹纪念馆位于镇江市丹徒区,原为冷遹先生故居。经过修缮,2002年,故居被江苏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丹徒区成立了冷遹研究会,并投入400余万元建设了冷遹纪念馆。在冷遹先生生平事迹陈列室里,照片、实物、影像资料等详细记录了这位著名的辛亥革命先驱、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波澜壮阔的一生。
  萧娴、钱正英题写“冷遹故居”,江渭清题写“冷遹先生”,李岚清题写“冷遹纪念馆”。现今的“冷遹纪念馆”成为中共镇江市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民建江苏省委爱国爱会教育基地。
  1991年10月,为纪念冷遹先生,将“黄墟中学”更名为“冷遹中学”。
  2012年6月21日,中共镇江市丹徒区委、区政府、区政协举办了纪念冷遹先生诞辰130周年座谈会暨黄墟农村改进试验区与新农村建设研讨会,探讨冷遹先生乡村改革试验实践对当代新农村建设的意义和启示。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