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周总理拍照——在职教社立社40周年纪念会上

作者:章启祥 来源:社讯 发布时间:2012-05-28

  1957年进入5月,总社办公室有关人员开始为中华职业教育社立社40周年纪念活动的准备工作忙碌起来,重中之重是在全国政协文化俱乐部召开的纪念大会。我的任务是为会议摄影。当知道周恩来总理要到会讲话时,大家在兴奋之外还都有点紧张,唯恐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到位。我也是一样。
  办公室的陆志萍同志从副总干事王先生(那时大家都这样称呼现在的王艮老)处借来一部德国“蔡斯”120 折叠式照相机。我和他一起到文化用品商店买了一套闪光灯,包括连接架、连接线、电池和20个一次性闪光灯泡。为了使用安全可靠,我俩根据灯泡内壁上标示的“安全显示点”的颜色,一一检查、挑选。这种灯泡如有漏气,显示点的颜色便由浅蓝色变成粉红色,使用时不但不闪光,还可能爆炸,发出响声。这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特别是在有总理出席的会上,要绝对避免发生这样的事。照相器材备齐以后,我又按照正式拍照的要求多次进行了拍照试验,着重检查闪光灯与相机快门导电是否良好,是否同步,确保是日的拍照能够正常进行。
  5月7日上午8点前,总社全体人员到达位于长安街的南河沿政协文化俱乐部。会场上的会标已于头一天挂好,此时大家开始忙于现场的接待工作。我则对计划拍照的各个位置进行观察和选位、测距(那时相机是目测距离、手动定焦)、判断曝光时值,了解到会的重要人物和会议程序等。
  这天是初夏时节,阳光灿烂。前面宽阔的院落地面上的阳光漫射到前厅。厅内摆放着会议签到桌,供大家签名留念。这里也是社内同志接待、引导与会人员的重点地方。根据安排,总理到来时,绝大部分与会人员已经签名、入场就座,这里不会因为太挤防碍拍照。8点半,与会的理事、社员、校友以及邀请的嘉宾陆续到来。我有重点地拍了一些入场、签名的场面,也是为周总理到来时拍照做预习。这时,签名绸上已布满密密麻麻的签名,中心位置空着,留给总理。
  将近9点,人们尊敬的周恩来总理来了。他身着一套浅灰色派力司中山装,黑色皮鞋。我的闪光灯闪亮,拍下总理神采奕奕地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前厅的镜头。紧接着使我终生难忘的时刻到来了。
  总理进入前厅后向左转身就到了签名桌前,迅速地拿起毛笔。这时我已到位,但就在我端起照相机取景时,发觉签名桌仿佛挪动了一点位置,因此我的拍照位置也需要做些微的调整,然而我与总理签字的距离仅一米五,所处的周围空间十分局促,身后已无处可退。总理发现了我的为难,立刻将俯在桌上的身子侧转了一下,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拍照角度,我及时按动了快门,闪光灯闪亮。正是周总理与我之间一刹那的默契,使我成功地拍下了这张照片(见附图)。总理放下笔,从我的身边经过,主动与我握手,并问我是哪个单位的(记者),我回答是职教社的干部。他向我微笑并微微点点头便在社领导人的陪同下向后面的会场走去。
  总理走后,在签字桌周围的总社胡兰芳、徐墨缘、陈光琳等同志,上海分社的潘仰尧、姚惠泉等先生,见我成功地完成了这一场景的拍照任务,为我长出了一口气,向我表示祝贺。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并没有很多这样的拍照经验,却担起了这么重要的任务。姚惠泉先生对我说:“小老弟,我真为你担心啊!”陈光琳先生说:“成败就在当时的一刹那,失不再来呀!”我告诉大家,是总理帮我把这张照片拍好的。如果总理没发现我临时遇到的麻烦,而发现后没有配合我,给我一个较好的拍照角度,就可能拍得不好,不能使用,那将会留下永远的遗憾。我要深深地感谢总理。大家赞赏总理的精明、敏锐、果断。对总理的体恤他人的高尚品格非常敬佩。我和大家一起感慨一番之后,急忙赶到会场。会议进行中我又拍了多张总理讲话的镜头。
  这些照片的底片,我竟然保存到我回职教社工作后的1996年。那时是为编职教社立社80周年纪念画册作准备。时光荏苒,如今已经开过立社95周年纪念会。祝愿职教社的事业与时俱进,蓬勃发展。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