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足音,能有几人 ——重新学习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有感

作者:浦东职业教... 来源:社讯 发布时间:2012-05-23

  黄炎培出身于清季,从小受到严格的封建教育熏陶,7岁开蒙读,21岁以府考第一成绩成为秀才,24岁中举,获得“江南才子”美誉,可以说少年得志,仕途一帆风顺。黄炎培则没沿着传统知识分子走的千百年老路,却投向教育事业,执着于职业教育,开创了辉煌的业绩。今天重新学习黄任老职业教育思想,又有新的感受。
一、 开创职业教育思想之目的——为人、为社会、为国家
  黄炎培认为,职业具有双重意义。其含义一是:职业这一名词,包含对已谋生与对群服务,实是一物两面。二是职业应适于社会分工制度之需要,适应天生人类不齐才性特征,不仅要求供需相济,而且要求人性相近,才能使事得人,使人得事,使百业效能赖以增进,并使人获得乐趣。固此根据职业的本质和教育的本质,他认为职业教育应达到四个目的:一谋个性之发展;二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三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四为国家及世界增进生产之准备。
  黄炎培的:“为个人谋生”,不同于当时“啖饭教育”。不但“ 为个人谋生”,而且是为整个人的发展,“啖饭教育”则是眼前苟于生存。他说:“苟且个人生活之力不具,而尚与言精神事业乎?而尚言与社会事业乎?职业教育之效能,非止为个人谋生活,而个人固明明藉以得生活者。以啖饭教育概职业教育者,其说固失之粗浮;高视职业教育,乃至薄啖饭而不言,其谈亦邻于虚骄。”
  他认为职业教育目的更在于“为社会服务”。黄炎培认为:“为群服务”符合人性需要。人的本性就是“为群”,也只有在群体合作中,人的生活才能更好。职业教育是对“全群的人,用启发方式,在每一个人长日劳力或劳心,换取他的生活需求时,帮助他的知和能,使了解到我与群的关系,尽量贡献自己的力量,未开发地力和物力,凝结而成整个群的力。”
  更可贵的是,黄任老认为职业教育目的也“为世界和国家增进生产力之准备”。他看到了职业教育与经济发展之间本质联系。生产力提高要靠“地力”、“物力”、“人力”,而“人力是一切力的中心”。他认为“增加生产从教育入手”,职业教育推动国家世界经济发展,这是对现代职业教育理论上一个重大贡献,对当今中国现代化进程也有深远意义。
二、 职业教学的核心——沟通
  黄炎培认为职业教育的功能在于促进国家经济的发展,并且提出了全面系统改革旧教育的思路,用职业教育的方法来沟通教育与职业。社会的发展,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离不了教育;因此教育必须与经济、社会、职业相沟通。黄炎培认为职业本身具有包含对已谋生和对群服务的双重意义。同时职业又适应了社会分工制度和人的发展差异的需要,职业教育必须具有“使人人依其个性,获得生活的供给,发展其能力,同时以其群之义务的双重功能”。他不止一次强调:中国最大、最主要、最困难、最迫切解决人民的生计问题。他深切地感觉到贫穷是中国人的一种严重胁迫,一种根本的苦痛,而解决之方法必须沟通教育与职业。
  为了实施教育与职业的沟通,黄炎培建议各类教育都要与职业相沟通,并且建立了一种贯彻于全教育过程和全职业生涯相联的教育体系:小学有职业陶冶,初中有职业指导,高中有职业准备,就业后有职业指导和职业陶冶。从这里可以看出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一开始突破了就教育论教育,就职业论职业的局限。到了1926年黄任老进一步提出了大职业教育主义的理论,进一步沟通教育与职业的联系,从而促进社会的发展。
  为此,黄炎培积极地创办各类职业学校,同时和一切教育界、职业界积极努力沟通和联络,从而实现教育与职业相沟通,学校与社会相沟通。实现把教育与事业联为一体,一方面安插人才,解决生计;一方面是开发地方产业。
  为此,黄炎培认为职业教育应包容一切,并提倡和创办了各式各样的职业教育,如裁兵后职业教育,伤兵职业教育,灾民职业教育,清室旗人职业教育……总之凡有生计问题之处,都应有职业教育。
三、 职业教育基本的着落点——平民职业教育
  黄炎培深受儒家传统“仁民爱物”思想的影响,又接受蔡元培实利主义教育和“教育救国”思想的熏陶。他的一生都投入到为旧中国处在水深火热的劳苦大众谋幸福、谋安乐上。正和他自己所说的“吾思相,吾行为,都归宿于一点,即如何造福于民众是也”。他发现旧中国的传统教育总限于中等以上人家子女,平民子女无法接爱教育,这是极其不公平,不合理的。所以“办职业教育,须决心为大多数平民谋幸福”。在黄炎培的教育实践中,着眼于社会底层,并为底层开办合适的职业教育,例如为流浪儿童倡办贫儿职业教育,在残破落后的乡村进行农村改进试验,在大战过后灾民游离失所时倡为“灾民职业教育,伤员职业教育和军队职业教育”,为地位低下的妇女举办“家庭工艺教育和女子职业教育”,为城市毕业生举办“职业指导”,为失业学生创立中华职业学校。
  黄炎培多次反复强调:“职业教育必须顾及劳动人民利益,需要和可能”。他必须要求职业学校,“重心应在下层”,“为大多数劳苦民从服务”,必须下大决心为大多数平民谋幸福,要脚踏实地为平民办实事,从1917年到1949年,中华职业教育社建立了农村改进实验区有30多处,并从事农村教育实验,置心办理资本小、时间短、需要大能独立经营、有教育价值的职业培训。例如裁缝、小五金、洗衣、电料制造、理发、竹器制作、钟表农机修理等等。这些培训既适应一般劳动人民的需要,又在短期培训下获得谋生技能,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
  黄炎培的职业教育在加强职业知识技能培训的同时,十分重视平民素质的培养。他认为教育以“人”为本位,是为人而教育,所以职业教育不能只停留在传递技能和知识上,更要加强平民的人格的培养。他告诫学生“人生必须服务,求学非以自娱”。“职业平等,无高下、无贵贱,苟有益于人群,皆是无上上品的”。要“敬业乐群”,把“双手万能”作为中华职业学校校徽图案,还亲手“劳力神圣”的匾额悬挂于学校工厂。并在学生入学时候一律要写誓约书,要“尊重劳动”,“作工自养”,要学生应该做一个“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黄炎培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创办《救国通讯》,宣传爱国主义,要中华职业学校学生为救国而奉献一切。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越来越多的国家,都把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作为繁华经济,促进就业,清除贫困,维护稳定社会的政策之一。作为中华职业教育社一社员,就有义务继承发展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弘扬我国的职业教育,借写此文,聊表心意。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