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之种浦江两岸播撒 世博之情中英两国长存——英国参展上海世博会纪实

作者:上海社主任... 来源:2012-4-13 《联合时报》 发布时间:2012-04-26

  英国参展是中英两国人民友谊的新例证
               ——题记
  2001年11月,我受中央政府委派出任中国驻国际展览局代表,常驻巴黎。这是国际展览局自1928年成立以来首度有国家派驻一名全职代表为本国申办世博会履行职责。此前,我既无外交学习、工作背景,亦无从事国际关系之经历,只在大学任副校长、在浦东新区任副区长而已。受命之际,深知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深感任务之艰巨与紧迫,不免诚惶诚恐、如履薄冰。所幸的是,到任巴黎后,我得到了中国驻法大使馆的大力支持,特别是时任驻法大使的著名外交官吴建民大使,在本人驻法期间,他对我的工作给予了莫大帮助与指导,是一位令我从心底尊敬与感佩的良师。为确保我驻国展局期间的公务活动和出访工作均准备充分、顺利开展,使馆特别委派了潘昱旻同志担任我的助手。小潘问我,我们拜访各国驻国际展览局的代表,有哪些重点,如何开展工作?当时,国际展览局有66个成员国在巴黎有常驻代表,多数由各国驻法国外交官兼任,但也存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局面,人员更替频繁。为此,我必须多次拜访各国代表,其中最少的一位我拜会了三次,最频繁的多达二十余次。在具体工作中,我们有针对性地将拜访申办竞争国代表和拜访当时在BIE占1/3强的欧洲联盟代表作为游说工作的重点。
  不到国际展览局,体会不出申博竞争之激烈、责任之重大。各国申办世博会的竞争虽没有硝烟,却实实在在。这不仅是各国国力的较量,同时又是各国历史、文化、传统、法制及对自由、民主精神崇尚的展现。
  2002年3月12日,作者接待国际展览局申博考察团在上海考察。

  申办国家各有实力和特色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当时我们面对的申办2010年世博会的竞争对手有五个,分别是:韩国丽水、俄罗斯莫斯科、波兰弗罗兹瓦夫、墨西哥克雷塔罗和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作为我们亚洲的近邻,韩国丽水是一座位于韩国南海岸中心的海港城市,既是韩国水产品集散、加工的中心之一,也是国际海运的前锋地带。利用这一特点,韩国围绕海洋,将丽水世博会的主题确定为“大海与土地相遇造就一个新的社会”(Encounter of Sea and Land for a Community)。莫斯科是俄罗斯申博的台柱,俄申博目的之一就是要向世人展示俄罗斯社会经济改革的成效,首都莫斯科当之无愧地成为向世界展示俄罗斯的最佳窗口,他们的申博主题是“资源、技术、思想:奔向统一世界的道路”(Resources, Technology, Ideas, the way for united world)。俄罗斯近邻波兰不甘示弱,他们将引以为傲的科学文化名城——弗洛茨瓦夫推向世界舞台,因为这座城市至今已孕育了12位诺贝尔奖得主。“文化、科学及传媒”是弗洛茨瓦夫的申博主题,以此探讨科学和媒体对文化造成的影响。另外两个竞争国都在美洲,其中一个国家正好在2010年庆祝独立200周年,她就是墨西哥。为了契合这一年特殊的历史意义,墨西哥将历史名城克雷塔罗作为申博城市,主题是“以人为本”(People First)。还有一个南美竞争国阿根廷,因受当时国内金融危机影响,不得不在2002年5月8日正式退出竞争,令人惋惜。
  总的来说,上述五国的实力、特色各有千秋,但我依然认为,中国上海具有更为得天独厚的优势。这种感觉,是经过我与世界各国人士的广泛交流之后,逐渐清晰和强烈起来的。

  英国是我工作的重点
  身在法国巴黎,我十分关注欧洲各国对中国申博的表态,当时有三分之一的欧盟国家在国展局派驻代表,这些国家都是我们要一一游说的对象。其中,有三个国家的表态尤为重要,分别是德国、法国和英国。得益于当时友好的德中关系,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先生早在2001年就率先表态支持中国申博。因此,我们将工作重点集中在法英两国。对法的游说自然地成为我驻巴黎工作的首要议程。当时的法国民众特别是工商界对上海申博给予了很大支持,家乐福等法国大企业还专门自发成立了法国企业支持上海申博俱乐部。然而,相比民间的这股“支援热”,法国政界的表态却显得有点冷。究竟是把支持票投给中国还是俄罗斯,法国总理府和总统府的意见不一:总理府认为支持中国可以给法国带来巨大利益;总统府则认为支持俄罗斯,是属于雪中送炭的行为。了解到法国官方可能以俄罗斯为优先考虑的态度,且鉴于法国在第一、第二轮投票中并无投我支持票的形势,我把工作目标转向了英国。
  为做好英国的游说工作,我申博期间三度访英。在巴黎办理英国签证过程中,英国驻法大使馆对我给予了不少关照。我也不失时机地打听英国官方对上海申博的态度。时任英国驻国展局首席代表的Tim Flair是英国外交部一名官员。我两次专程拜访除了深感英国官方机构壁垒森严、程序繁琐,对英方的态度和立场均未有所掌握。但第三次的拜访使形势有所好转,或许正应验了中国人的一句俗语:“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可以做朋友”。在第三次与Tim Flair会见时,他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并且透露给我一个重要信息:英国支持谁,完全取决于能否通过参展来提升英国的海外国家形象。我问道,所谓的海外国家形象如何诠释?Tim给了我两个关键词,一为知晓度、二为喜爱度。我对此饶有兴趣,这既向我们透露了英国对自身参展的要求与标准,同时也说明对方的这番表述背后还另有文章。我问Tim是否曾在中国对此“二度”做过民意调查?Tim说有,但结果却让英国绅士们较为沮丧,民调显示英国虽在中国人心中知晓度极高,喜爱度却不尽如人意。我很坦率地告诉他,考虑到过去的两个世纪中英两国历史上曾经的过节,这样的民调结果也情有可原。但是,我们要用开放和积极的态度看待两国关系,任何关系都是可以改善的,特别是当一个改革开放的中国有意通过一场世博会让中国人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和其他国家时,就是我们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最好契机。我们相信,世博会在中国举办,将会成为英国向世界、向中国展示其国家形象的绝佳历史机遇。说到这里,Tim略有所思,显然对我说的话有所触动。

  英国朋友为中国胜出欢呼
  2002年12月3日,摩纳哥蒙特卡洛,我们所谓的“决战时刻”终于到来。国际展览局第132次大会在格林马迪会议中心投票选举2010年世界博览会举办城市。紧张的一上午是各申办国家的陈述,议程过半,突然有同事叫我去看北京来的急件,我一看内容,英国政府已决定支持中国申博。回到会场,正巧遇到Tim兴冲冲地向我走来,他高兴地告诉我英政府对我们的积极表态。虽然在他之前我已经知道了这一消息,看着Tim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我心中仍然充满了感动。而接下来的四轮投票议程,令我们一同陷入了紧张和激动的气氛当中。
  首轮投票,中国以36票位居第一,但未获得三分之二票数,韩国28票,俄罗斯12票,墨西哥6票,波兰2票被淘汰出局;第二轮,中国获38票,韩国34票,俄罗斯10票,墨西哥5票遭淘汰;第三轮,中国获44票,韩国32票,俄罗斯12票被淘汰;最后一轮,中国以54票比韩国34票胜出,最终获得2010年世博会的举办权。
  结果一公布,会议中心立刻为中国人的欢呼声所震动,与之相隔千山万水的中国上海也被沸腾的欢笑声所包围。在全中国人民举国欢庆申博成功时,我能强烈地感受到,还有一份激动的喜悦和真诚的祝福,来自我可爱的英国朋友!
  作为世博会的发祥地,英国是世人公认的国际博览事业的开山者。1851年的水晶宫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经过159年的历史变迁,终于由中国上海接过了世界博览会的接力棒。英国,这个在人类现代工业史上引领先河的国家,面对二十一世纪新兴的中国,是会献上一个热烈的拥抱,还是报以绅士礼貌的握手?当时的我们,还不得而知。而我心底的感受是,中国之申办成功,离不开英国的大力支持。所以,英国将以怎样的面貌在我们自己的世博会上登台亮相,是世人都会为之关注的焦点。

  英国人找到了打开中国的“钥匙”
  提起英国,大多数中国人脑海中立即浮现的,可能是以大本钟、温莎堡为代表的传统建筑,也可能是泰晤士河边摩登动感的“伦敦眼”。多年前,我曾与前英国驻古巴大使进行过一番畅谈。他好奇地问我:今天的中国老百姓,是对莎士比亚情有独钟还是对哈利波特更感兴趣?我没有给他一个二选一的答案。因为,这个有趣的问题自然会在上海世博会举办之时由英国人和中国人共同解开。
  申博成功后,我马上投入了紧张的筹备工作和招展工作中。在长达数年的办博时间里,我曾与英国的新老首相先后会晤,坦诚交流。我们一起探讨的话题,总是离不开英国馆。她会是一个怎样的展馆?是否会像当年的水晶宫那样掀起人们对展馆建筑的热情?或是引发博览建筑史上又一段佳话?对此,我们都充满着好奇与期待。
  2003年7月,时任英国首相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到访上海。在沪期间,他亲自点名会见了八位社会各界人士,我是其中之一。交谈中,布莱尔对我直言不讳道,英国对参展上海世博会高度重视,却困惑于找不到那把进入中国的“钥匙”。我向他坦言,这把钥匙并不难找,其实就在英国人自己手中。上海世博会的理念是“以人为本、开拓创新、文化多元、共襄盛举、面向未来”,无论是英国政府还是企业,都能从上述理念中找到体现英国独特价值和身份的表达方式。对我这番话,布莱尔表示认同。2006年8月,英国正式确认参展2010年上海世博会。当我们重读布莱尔致温家宝总理的确认函时,你会看到这样一段话:“英国将展示英国以可持续发展原则为基础,在动态的知识性经济价值上建立起来的创造性、多元性和革新性。”回想三年前布莱尔的提问,我不禁莞尔,智慧的英国人果然已找到了那把打开中国的“钥匙”。
  2005年2月23日,我作为上海世博局分管招展工作的副局长,接待了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戈登·布朗(Gordon Brown),陪同他参观上海城市规划馆,感受上海未来城市的建设与发展。面对上海展现的雄心与豪迈,我隐约感受到他当时内心的震动。两年后,英国首相更替,布朗上任。2008年1月19日,英国参展上海世博会合同换文仪式在西郊宾馆举行,已出任英国首相的布朗出席了仪式。那天我刚从西班牙马德里公务返抵上海,一路风尘地赶往现场,主持了换文仪式。再度重逢布朗,是与他一同见证英国参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我的心中充满了欣慰与感慨。

   “种子圣殿”象征两国友谊
  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幕。全球190个国家和46个国际组织云集上海世博园。42个自建馆、42个租赁馆、11个联合馆争相辉映。其中,有12个展馆凭借超大的展示面积成为众多游客拥趸的焦点,它们就是选择了6000平米规模自建展馆的国家:来自亚洲的日本、韩国、沙特、阿联酋;来自欧洲的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以及来自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
  英国馆,打破了以往人们对传统展示空间的概念,别出心裁地将一个没有屋顶的开放式公园呈现在人们眼前。这个由Heatherwick Studio设计的“创意之馆”(A Pavilion of Ideas),首先在英国本土通过了由英国建筑设计行业领军人物组成的评审团的一致推选,连同另外五个设计方案,被送到上海公开展示,经过上海市民的投票,最终获得最高票数脱颖而出。
  白天,熙熙攘攘的世博园,人头攒动,风和日丽。一个巨大的如蒲公英般的“种子圣殿”迎风微微招展,它的外部生长着6万余根亚力克杆像“触须”般朝各个方向伸展,同时传导外部光线提供内部照明,营造出兼具现代感和震撼力的空间效果。入夜,所有“触须”的内置光源打开,整个建筑被瞬间点亮,光彩夺目,美轮美奂。进入“圣殿”,人们会为6万根亚克力杆底部所镶嵌的6万粒种子所惊叹,它们是全部来自不同植物的种子,没有一粒重复。种子的提供者——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早在2004年就与英国皇家植物园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一次为世博会英国馆提供种子,又是一次颇具创意的合作。种子们天马行空的排布,好比一个个动感精灵,丰富并延展了英国馆创新、绿色的主题,同时也为中英双方在生态环保方面的合作开拓了更广阔的愿景。以“种子圣殿”为核心的英国馆,同时还设有“绿色城市”、“开放城市”、 “活力城市”和“开放公园”等展区,引导人们关注自然所扮演的角色,并思索如何利用自然迎接城市面临的挑战,烘托英国馆“传承经典,铸就未来”的展示主题。“圣殿”周围的设计也寓义深远,它像一张打开的包装纸,将包裹在其中的“种子圣殿”作为一份象征两国友谊的礼物,送给中国和中国人民。
  2010年7月27日,前首相布莱尔现身英国馆。那晚的“种子圣殿”在夜幕的映衬下,闪耀着五彩斑斓的夺目光芒。大家围绕着这个可爱的大“礼物”欢歌雀跃。那天正好是2012年英国伦敦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两周年纪念日,距离布莱尔第一次与我在上海的会晤,时光已如梭般过去了七年。

  英国馆名至实归摘得殊荣
  如果说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现代时尚、富有创新动感的英国,那么来自大不列颠岛的英国友人在本届世博会上全方位的参与和展示,更让我们对英国文化有了生动直观的认识和了解。
  2010年9月8日,上海世博会迎来英国国家馆日,英国贸易和投资特别代表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出席活动。当天,由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和上海芭蕾舞团合作的《爱有多重》在上海世博园进行了全球首演。另一部由英国国家芭蕾舞团联合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和线上教学机构WebPlay共同创作、根据《天鹅湖》改编的青少年版芭蕾舞剧《天鹅之旅》由130名来自中英两国艺术院校的学生共同献演,作为英国国家馆日献礼节目亮相世博。
  此外,英国的城市也带来了独具都市魅力的节目为世博添彩。上海友城利物浦市在2010年10月16日利物浦活动日上,掀起了一场英国古典与流行文化共襄盛举的高潮。世界著名指挥家瓦西里·彼得连科(Vasily Petrenko)领衔利物浦皇家爱乐乐团联袂世界著名电子摇滚乐乐团OMD(在黑暗中演奏乐团)、著名畅销流行音乐团体断头台乐队(the Scaffold)和利物浦的6玩具乐队(6x toys)在世博园区综艺大厅为超过1500名观众呈现了一场盛大表演,博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欢呼与掌声,也让我们领略到别具一格的利物浦印象。
  作为世界著名航运中心的利物浦市,在本届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带来了《利物浦历史遗产的保护与再利用》案例。城市最佳实践区是世博会历史上的重要创举,也是上海世博会在创新方面一大亮点。通过遴选,各国将具有创新意义和示范价值的城市示范案例汇聚到世博会展示,为各国城市交流建设与发展经验提供平台,为参观者领略未来城市生活方式提供机会,突出其公认性、创新性和示范性的地位。作为成功入围此次城市最佳实践区的50大全球最佳案例之一,利物浦案例演绎了该城市从一个古老港口成为一座摩登都市的成功转型,生动展现了多样包容的城市文化,丰富深厚的历史传承以及优美怡人的自然环境。在世博会六个月的会期中,利物浦案例馆日均接待4500名游客,成为英国参展世博会的又一亮点。
  除此之外,我本人也因为一项特殊的荣誉与这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2010年8月9日,利物浦大学授予我法学荣誉博士学位。这创下了利物浦大学的三项第一:第一次将荣誉学位授予中国人;第一次将颁授仪式放在利物浦市以外举行;唯一一次在上海世博会184天会期中举行博士学位颁证仪式。在典礼致辞中,我特别感谢了利物浦大学能授予我这一荣誉学位,感谢利物浦大学对我在专业领域和社会责任方面所作努力的认可,这不仅见证了我人生的一个新起点,也见证了上海与利物浦两座城市之间的情谊。
  2010年10月30日,就在世博会落下帷幕的前一天,作为传统,国际展览局举办了BIE日,于当晚揭晓了本届世博会展馆设计、创意展示和主题演绎三种,金、银、铜三等的各类大奖。英国馆名至实归地摘得最崇高的展馆设计金奖之殊荣。同年,在世界建筑学会评选的年度十佳建筑中,英国馆连同西班牙馆榜上有名。2010年12月,在《时代》杂志评选的年度世界50大发明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英国馆的名字。种种殊荣,都证明了英国馆在上海世博会的巨大生命力和影响力,也为英国在上海世博会的成功参展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今天,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我的照片,是以英国馆“种子圣殿”为背景拍摄的。世博会后,“种子圣殿”的6万根嵌有种子的亚克力杆已分别赠送给伦敦基尤皇家植物园与昆明植物研究所的野生生物种子资源库、参与环保项目“绿化校园”以及“气候学校”项目的中国学校、上海植物园和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今天的世博园,英国馆已不复存在,但这座曾带给我们美轮美奂享受的“种子圣殿”,已将友谊之种播撒在了中英两国人民心间,并且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份跨越百年的世博情谊也将因为她而永存亿万人民心中,留下最生动隽永的人类文明的创新符号和友爱象征。

  (作者为市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主任。稿件来源:2012-4-13 《联合时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