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我的一生,职教社的栽培是关键

作者:沈炳瑞 来源:社讯 发布时间:2012-02-28

  我是在1928年由苏州小学毕业。后来全家迁入上海,就读南市区陶百川先生主持的敬业中学。1932年1月28日,淞沪抗战爆发,由于蒋介石的抵抗不力,大批难民涌入上海。政府又苛捐杂税,使城市一些银行、钱庄纷纷倒闭,市场一片萧条,父亲的证券商业亦宣告相继破产,我即将毕业的初中学程亦告中断。我社发起人之一,“申报”史量才先生热心公益事业,出资创办了免费“申报流通图书馆”,和聘任李公扑先生为校长的免费民众夜校。我便去借阅未读完的初中教科书自修,晚上在民众夜校上课,我还被作为进步青年经常参加史良才先生在青年会举办的年会等活动。民众夜校的英语老师是周晓人先生,语文老师是吴汉琪先生和其他热心教育事业的老师。吴汉琪老师是常州人,毕业于东南大学,他正和国民党元老,实业部长陈公博在筹办“国防论坛社”。在吴先生帮助下,我进了“国防论坛社”,任核对员兼发行员,这是我踏进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在工作中深感自己文学水平低下和对各种社会常识的贫乏,就想获取更多知识。
  当时黄炎培先生已从各国考察教育回国,首创了“大职业教育思想”。开办了在社会上流传的“名人组阁”的中华职业教育社。中华职业教育社所属的学校和第一补习学校,不仅各门功课执教严谨,学用结合,而且所学的理论和实践知识,多是适应社会急需的人才。学生毕业后,颇受各机关、银行、企业所乐意取用,深获青年向往学习的学校。所以深得民心,名噪一时。我父亲也极为赞赏作诗“枣花虽小能成实,桑叶贱柔介吐丝。唯有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只空枝。”使我兄完全排除了社会上对职教社所办学校的一些流言蜚语,报名进了第一补习学校晨班和夜班学习,堂姊沈炳荣也报考免费班的蚕桑学校,父亲又特为我们购买新笔为名,题诗勉励学习成长:“新笔入砚池,墨沈自砚至,一著便成污,方知染恶易。新笔入砚田,黑白分明观,百涤不能净,方知去恶难。”
  黄炎培先生创办的职教社第一补习学校,聘请校长是梁忠沅先生,除了设立正常日班外,还分设多种夜班和语文晨班,以适应在职青年的选择。前来授课的老师可谓是社会上的名流和人才横溢的一流人才。晨班语文的老师是职教社元老、创始人黄炎培、江问渔、杨卫玉先生。他们和邹韬奋先生负责主编我社发行的“人文什志”和“国讯周刊”,还兼任其他教育工作,他们是在百忙中每天早晨六时就来学校亲自执教。教材是采用中华书局活页文选,讲课时常串讲不少古今典故,真是崇论闳议,识卓滤深,学问渊博、文采风雅。我能亲聆他们的教诲,确实对汉语知识增益大有提高,对唤起青年民族自强精神钦佩实深。记得大概在1935年江问渔老师回乡,所见战乱带来民间灾祸,作诗二首“大梁怀古”七律:“古城老树锁寒烟,欲访夷门迹已淹。宋代繁华犹昨梦,梁园宾客想当年。河流大野鱼龙健,沙捲平原草木巅。铁塔无言沈夕照,鹊鸪声里旅愁添”(已捐赠社)和“彭城怀古”:“春游回轭复东征,辜负春光是此行。……颂到大风思猛士,无限惆怅入彭城。”(战乱中遗失)二篇多发表于“国讯周刊”亲书扇面赠予我兄,并题“炳瑞同学老弟两正”。真是受宠若惊,惭愧无地,而且更对老师这种忧国忧民精神格外尊敬。徐怡芝先生是教授华文打字。打字机是商务印书馆,我社创始人之一张元济先生所支持的我国第一台“舒震东”式中文打字机,徐怡芝老师以他实践应用,教会我们操作技术。瞿西华先生教授的是文书统计科,是教的公文程式,使我知道了上行文、平行文、下行文的格式和三种文体的接联辞语等知识。同班同学有十余人李新华(据说是巴金先生的堂妹)、龚款如、卓祥熊、巴依男、张昌楣等人,这些人毕业后凭真才实学在事业上多有一定成就。商业簿记科是由立信会计社聘来的陈先生,教的是潘序伦先生撰写的教科书。学的是西方借贷方复式簿记,把借贷原理、资金科目、捐溢科目,例题从简到繁,从易到难,讲得非常透彻详明,清楚易懂。
  后来我们姐弟俩相继在职教社完成学业。堂姐解放后成为蚕桑专家,我辞掉了“国防论坛社”工作,当时选择一是由吴老师推荐去广州军政学校继续读书深造。二是应聘久大精盐公司。父亲急于我谋生就业,我就通过对久大公司的各项招聘考核,顺利进入由范旭东(全国教育总长我社创始人之一范沅濂之弟)、李灶尘(社会贤达,解放后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侯德榜(被誉为“中国化工之父”)。景韬伯、萧豹文等社会名流创办的全国最大的民族化工企业——久大公司总管理处工作,获得了丰厚酬薪。解放后转入市政府办公厅工作。我兄说:“总结一生,职业教育社的栽培是关键。”因为职教社提倡的“双手万能、手脑并用”,使我学到了不少理论上所没有的实践应用知识,给工作带来非常便利。在思想上,社的优良传统精神“敬业乐群”和“金的人格”,更使我恪守勿逾铭记心间,这些格言也成为我们全家人员的口口相传的家训。我兄自进入社会工作以来尽忠职守,劳心竭力,“责在人先,利居众后”。也得到单位认可,同时经济上也保障了全家八口人的生活安定。为此向社领导汇报。我没有辜负社教诲。以慰黄炎培先生在天之灵。
  在庆贺我社成立95周年大喜之日,特向全国及海外社员和就读职教社校友敬献:“长寿歌”
  大地神州尽舜尭,多是党的好领导。丰衣足食从不愁,处处一片欢笑声。
  随着科学更先进,奇妙幻想已成真。老年医疗得保障,寿比南山赛神仙。
  人生一百数不清,过了二百听得多。三百身体尚年青,四百还在唱高歌。
  五百双双翩起舞,六百电脑不离身。七百静心研诗经,八百毕竟还见过。
  九百入海游龙宫,一千王母蟠桃会。美满家庭常幸福,晚霞生活更艳丽。
沈炳琦 整理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