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好父母我也快乐

作者:赖利 来源:社讯 发布时间:2012-02-27

  编者按:我社退休干部赖力同志克服自身体弱,多年来尽心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充分体现敬老尽孝的传统美德,2011年末被北京市西城区有关部门评为区级“孝星”。现将赖力同志自述材料提供大家读一读,从中汲取朴实善良的真情以示自身。
  我的父母在上世纪50年代初,响应党的号召,从上海自愿参加了大西北建设,直到离休、退休。他们的青春、才华、热情全部奉献给了新疆的建设,无怨无悔,无私无欲,默默奉献了30多年。新疆条件艰苦,工资待遇低,当时家里人口多,上要养老,下要有小,工作还异常繁忙,也让他们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生活简单,粗茶淡饭,不沾烟酒,随遇而安,辛劳一生,成为他们生活的常态。我父母朴实的性格,心态平和,宽厚待人处事,淡泊名利和得失,对我的人生、处事方式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2003年,我46岁,根据中央有关文件精神,主动申请提前离岗(2005年工龄满30年后,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提前离岗,退休,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父母年岁已高,身体不好,日常生活有困难,需要我多点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同时,也因自己身体的缘故,上班路程又远,不能很好地照顾老人。虽然退休工资少了许多,但现在看来也没有太多的遗憾。我们生活变得简单了,父母得到照顾,我也通过与父母的朝夕相处感情日益加深,彼此依靠,我们获得精神力量以及战胜困难,病痛的决心和毅力。还通过提前退休,腾出岗位,多给一位大学生的就业机会,不仅为家庭,也为社会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好事。
  现在,我的父母年龄均已超过八旬(父亲87岁离休干部,母亲81岁退休干部)父亲高血压史40多年,还伴有冠心病、糖尿病、肾病等。老年人的常见病在他身上几乎全都有了。母亲有心脑血管疾病,经常被头晕、腰痛和心脏不适折磨着。行走困难,体质瘦弱,基本上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自从离岗退休后,我一直全心全意,关心、照顾年老多病的两位老人,再苦再累,我也无怨无悔,因为这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也是作为一个女儿对父母养育之恩的回报。
  我与父母同住一个大院(我住8门,父母住6门),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到父母的家里,关心和安排一日三餐的饮食,买菜,做饭,购物,还有里里外外的家务琐事,忙个不停。这几年来,因父亲血压不稳定,他只要离开家门走出大院,不论去市场、去邮局、去银行,去医院或社区卫生站看病、取药、甚至门前散步,我都要陪同他、搀扶他、保护他,寸步不离。母亲行走困难,室内活动离不开拐杖,这几年基本不出家门,不与外界接触。每天下午,只要我无其他事,我都要和父母说说话,从国家大事,天气情况到院内领导的好人好事,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以解除父母的寂寞和孤独。也带给他们外办新鲜的资讯。
  2007年是我父母多灾多难之年,父亲从春到冬,两次住院和一次急救车送至北大医院看急诊,父亲住院时正是酷暑热天,在住院期间,我每天都到医院去送饭、买饭和配合医院做好护理工作。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凌晨,天还没亮,母亲起床,一阵眩晕,跌倒在地,不能动弹,伤势甚重。我急忙电话告知妹妹赶来,叫了急救车送到积水潭医院,经检查后,幸好没有骨折,医生建议不需住院,在家服药疗养。因母亲体质太弱,恢复很慢,一个多月不能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这期间,不论白天黑夜,我克服入自己身体不适,不知劳累,不怕脏臭,尽心尽力照顾母亲的日常护理,直至母亲渐渐好转。
  2010年夏天,母亲因脑梗,要连续输液14天,在炎炎烈日下我每天推着轮椅送母亲到社区卫生站输液,每次输液3个多小时,我都陪伴在旁,耐心地等待,还和卫生站的医护人员也很熟悉了。
  我们家是一个和谐的家庭,我的哥哥长年在外地,只要他回家来,他都主动照顾父母的生活,亲自买菜做饭,让我得到短暂几天的休息。我的妹妹住在城外,路程远,工作又忙,还经常出差,平时都会隔天通一次电话,问候父母。遇到节假日大家抽空回家看望父母,这样的日子是父母最高兴的时候,欢声笑语,问长问短,各种信息汇集在一起,其乐融融。这个时候,我还主动担当起“家庭主妇”的职责,只要父母开心、高兴,我们同感快乐、幸福。整个过程也是体现我价值和作用的时候。还展示了我主持家务的能力。
  我很平常,做的一切也是平平淡淡,但我坚持下来了。我父母也是非常善良而懂得体贴、关心子女的好人,很多时候,他们尽力做力所能及的事,处处为我们着想考虑,对子女从没有过份、苛刻的要求,还经常说“不给子女添麻烦”。父母相儒以沫,和谐相伴半个多世纪,不索取、不攀比,让我有更多机会走近父母的世界,让我敬佩他们。也非常高兴和他们在一起。只要父母身体平稳、家人平安,就是我们作子女的幸福。
  最后衷心祝愿天下父母老人生活快乐,幸福安康,好人一生平安!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