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核心理念

作者:毛尚华 方... 来源:《教育与职业》 发布时间:2017-04-21

    黄炎培先生是我国近现代职业教育的开拓者,他的职业教育思想不仅阐明了职业教育与人类生活的关系、教育与社会发展和人的发展的关系,深刻地揭示了职业教育的社会本质,而且闪耀着社会学思想的光辉。他在《职业教育机关惟一的生命是什么》一文中指出,职业教育“从本质说来,就是社会性;从其作用说来,就是社会化”。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他所提出的职业教社会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职业教育办学必须社会化;二是通过职业教育最终实现人的社会化。因此,可以说,社会化是他博大精深的职业教育思想体系中统摄全局、贯通整体的核心理念。

    一、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充分体现了社会化的内涵

    社会化是社会学的基本概念,是指人在一定社会环境中与社会生活不断调适,学习基本生活技能、掌握基本生产技能、学习社会知识和规范、确立人生信念和目标、培养合格的社会角色、使个人由自然人(或生物人)发展成为社会人的过程。社会化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促进个性形成和发展,培养自我观念;二是培养价值观念,传递社会文化;三是传授生活和劳动技能,增强生存能力;四是教导社会规范,指点生活目标,培养社会角色。社会化的最终结果是要培养出符合社会要求的社会成员,使其在社会生活中承担起特定的责任、权利和义务。

    按照社会学的观点,教育是实现个人社会化的主要途径。黄炎培职业教育的社会化核心理念就是强调职业教育办学必须社会化,最终通过职业教育达到培养合格的社会成员,实现人的社会化的目的。因此,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完全符合社会化的内涵,而且涵盖了社会化的基本内容。

    二、职业教育社会化是职业教育办学的方向和办学方针
    所谓职业教育社会化,就是职业教育机构在办学过程中必须全面与社会沟通,与时俱进,积极适应社会,服务社会,从而被社会不断接纳、认可乃至支持。黄炎培先生反复强调职业教育的办学方针是社会化,并指出社会化是“职业教育机关惟一的生命“”譬如人生中的灵魂,‘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1.强调职业教育社会化,职业教育必须适应社会实际需要。早在民国初年,黄炎培先生通过考察和总结自己办学的实践,得出一个结论“:离社会无教育,欲定所施为何种教育,必察所处为何种之社会。”他认为“,职业教育的基础,是完全筑于社会的需要之上。”仅靠教育界很难办好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应该是全社会一起来办的教育“。只从职业学校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只从教育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只从农、工、商职业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必须同时与社会经济结构相匹配,与社会生活相配合,才能兴旺发达。”他提出“,办职业教育,须注意时代趋势与应走之途径,社会需要某种人才,即办某种职业学校。“”办职业教育之原则二———须向职业社会里边去设施。”他告诫“,办职业教育,是绝对不许关了门干的,也绝对不许在书本里讨生活的。”

    2.强调职业教育社会化,职业教育必须与社会沟通。1926年,他把这种思想概括为“大职业教育主义”,认为:“施教育者对于职业,应有极端的联络“”办职业学校的,须同时和一切教育界、职业界努力沟通和联络;提倡职业教育的同时,须分一部分精神参加全社会的运动“”各地设立职业学校,必须教育与职业两方面极端联络”“设什么科,要看看职业界的需要;定什么课程,用什么教材,要问问职业界的意见;就是训练学生,也要体察职业界的习惯;有时聘请教员,还要利用职业界的人才。”

    3.强调职业教育社会化,职业教育必须造福平民、服务社会。职业教育服务平民、服务社会,是黄炎培先生倡导、研究和推行职业教育的基本出发点,体现了他爱国爱民的民主主义思想。黄炎培先生提出,办职业教育不能仅从发展资本主义商业着眼,教育的重心应在下,必须真正“为大多数劳苦民众服务”。认为没有“平民化”的职业教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教育。“要解决一切平民问题,主要从职业教育着手。”他将“为平民谋幸福”列为办职业教育须下三大决心之首,并指出“:如果办职业教育而不知着眼大多数平民身上,他的教育无有是处。即办职业教育,亦无有是处。”为了使职业教育为平民服务,他在上海的平民区创办中华职业学校,对贫苦人家的子女减免学费。当年,黄炎培先生等之所以在很困难的条件下还能坚持办学,除了民族工商业者的资助外,还在于他造福平民、服务社会的善举得到了广大平民的热烈拥护和支持。

    三实现人的社会化是职业教育的最终目的

    职业教育贯穿人的一生,与人的发展关系密切,是实现人的社会化的重要途径。黄炎培先生在职业教育的实践中不仅强调职业教育为个人谋生,而且重视为社会服务;不仅强调职业技能训练,而且重视职业道德教育;不仅强调授人一技之长,而且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其内涵要义就是要通过职业教育与培训,使学生做人第一、敬业乐群、注重实用、注重技能,手脑并用、做学合一,培养合格社会角色,达到“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的最终目的。

    职业教育贯穿人的一生,与人的发展关系密切,是实现人的社会化的重要途径。黄炎培先生在职业教育的实践中不仅强调职业教育为个人谋生,而且重视为社会服务;不仅强调职业技能训练,而且重视职业道德教育;不仅强调授人一技之长,而且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其内涵要义就是要通过职业教育与培训,使学生做人第一、敬业乐群、注重实用、注重技能,手脑并用、做学合一,培养合格社会角色,达到“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的最终目的。

    1.黄炎培对职业教育内涵的理解体现了人的社会化观点。黄炎培先生认为,职业就是“用劳力或劳心换取生活需求的日常工作”,是“一种确定的互助行为”“人生必须服务,求学非以自娱。无论受教育至若何高度,总以其所学能应用社会、造福人群为贵。彼不务应用而专读书,无有是处。”职业教育就是依据人们分担的“日常工作”(即职业)的需要“,启发人的知能“”给人以互助行为的素养“”使人人广其知而大其爱“”了解我与群的关系”,贡献他的力量来“换取生活需求”并“对群服务”。他在《实施实业教学要览》中给职业教育下了更为明确的定义———“凡用教育方法,使人人获得生活的供给及乐趣,一面尽其对群众之义务,此教育名曰职业教育”。他提出职业教育之目的:“为谋个性之发展,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世界、国家增进生产力之准备”“其最终之目的曰: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黄炎培对职业教育基本含义的理解和对职业教育目的的论述,充分体现了职业教育为己谋生、为群服务的社会学理念。

    2.传授专业技能、解决生计问题是职业教育实现人的社会化最基本的要求。黄炎培先生认为人类最基本的需求是“求生”,即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为了求生,就要具备维持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技能。他在教育实践中针对当时“不实无用”的弊端,提出把实用性人才作为职业学校人才培养的目标,使学生掌握一技之长,解决个人生计问题,“为谋个人谋生之准备”,实现实用性人才培养的低层次目标———“使无业者有业”。针对当年一些人对“为个人谋生之准备”这一职业教育目的的鄙视,黄炎培先生指出“:苟并个人生活之力而不具,而尚与言精神事业乎,而尚与言社会事业乎?职业教育效能,非止为个人谋生活,而个人明明藉以得生活者。以啖饭教育概职业教育,其说固失之粗浮;高视职业教育,乃至薄啖饭问题而不言,其说亦于虚桥。”这段话精辟地说明了职业教育必须使人具有从事一定职业劳动来谋生的能力,否则就谈不上精神事业和社会事业。

    对如何培养实用性人才,黄炎培先生提出了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理论与实习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使读书的动手,动手的读书,把读书和做工并起家来”“一面做,一面学;从做里求学,从随时随地的工作中间得系统的知能”等培养方法。为了真正培养学生的职业技能,他还积极倡导学校根据专业科目办起相应的附属工厂。教师以外,聘请熟手工匠教学生做工;学生以外,添招艺徒(称乙种学生),白天做工,晚上读书。每个工厂都一面给学生和艺徒工作,一面将产品出卖。

    3.强调职业教育应注重和促进个性发展。促进个性形成和发展是人的社会化的基本内容之一。黄炎培先生认为职业教育应主动地促进人的个性发展、满足人的需要,并在职业教育实践的过程中时刻以关注社会需要和人类个性发展为宗旨。他将“谋个性之发展”列为职业教育目的之首,并指出职业教育的作用并非仅仅传授技术以解决个人生计问题,还要能“养成青年自求知识之能力,巩固之意志、优美之感情,不惟以之应用于职业,且能进而协助社会、国家,为其健全优良之分子也”。他强调,要“用教育方法,使人人依其个性获得生活的供给及乐趣,发展能力,同时尽其对群众之义务”。

    针对中国传统教育对“人”、对学生主体地位的忽视,黄炎培先生指出“:人各有特别之才能,本之天赋,苟一一用之于适当之途,与因学之不当,用非所长,或竟学成不用再一一废之,两者之一出一入,其影响于国家、社会前途,岂复可以数量计?”在他看来,职业教育应该是术业有专攻式的教育,是普通老百姓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式的教育。如果职业学校将学生培养成了统一规格、同一标准的“人才”,那实际上已经放弃了职业教育应有的本质特征。黄炎培主张:必须承认学生的个性差异,尊重学生的个性特点,珍视并保护好学生的个人理想志趣,坚持专业、课程的选择出于个人的个性特长、爱好、兴趣,要求学校的所有教学活动都要切实从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这些形成了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鲜明的“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为我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参考。

    4.注重职业道德和人格培养,造就合格的社会角色。黄炎培认为职业教育不是“器械教育”,它所要造就的不是“改良的艺徒”,而是“良善的公民”,因此,他非常重视学生职业道德和人格的培养。他认为,“主张职业教育者,同时必须注重职业道德”。应包括职业技能的训练、职业知识的传授和职业道德的培养,即所谓“治业”与“乐业”两个方面。离开了职业道德培养,就不是真正意义的职业教育了。他要求学生养成“金的人格,铁的纪律”,并提出“大家把人格建立起来”的口号。他说“:做人最小限度,须让我做一世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人。”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建树起“理必求真,事必求是,言必守信,行必踏实”的高尚做人准则和“利居众后,责在人先”的高尚职业情操。在中华职业学校成立15 周年纪念会上,他号召学生“人人须勉为一个复兴国家的新国民,人格好,体格好,人人有一种专长,为社会、国家效用”。“九·一八”事变后,他向青年提出四种人格修养:“高尚纯洁的人格,博爱互助的精神,侠义勇敢的气概,刻苦耐劳的习惯”,将之作为做人的根本。在中华职业学校成立 30 周年之际,他谆谆告诫毕业和肄业的诸同学:要完善人格,不仅要自己尊重人格,同时还要尊重别人的人格;只有相互尊重才是人与人之间的理想境地。

    在培养学生过程中,黄炎培强调教育与劳动结合,把“尊重劳动”作为职业教育所奉行的重要信条,把“敬业乐群”作为基本的职业道德规范加以要求,提出职业教育“一方授与学生以谋生的知能,一方仍注意社会服务的道德……谋生与做人,二者本应同时并重,不具谋生能力,人固无从做起,具有谋生能力,而不知做人之道,必将成为自私自利之徒,更违教育之本旨矣。”黄炎培针对“以职业为贱”“以职业为苦”的思想,提出“劳工神圣”的主张,认为劳力与劳心都是神圣的,“作工自养,是人们最高尚最光明的生活”,号召青年应“对于职业抱有最高之信仰”“人生须服务,求学非以自娱。无论受教育至何等高度,总以其所学能应用社会,造福人群为贵”“职业平等,无高下,无贵贱。苟有益于人群,皆是无上上品。”他试图从职业道德教育入手,培养学生的劳动观念和劳动习惯,改变轻视生产劳动、蔑视职业教育的传统观念。

    5.职业教育促进社会成员继续社会化。继续社会化是社会学的基本概念,是指社会成员在飞速发展的新的社会面前,在原有社会化的基础上,还须不间断地学习,进一步发展、提高,使之更加完善,这个过程贯穿于人的一生。黄炎培先生认为职业教育要为所有人的一生服务,贯彻全部职业生涯;职业教育应涵盖全部民众、教育对象要扩大到社会全体成员,并一贯主张职业教育面向广大平民。这些论点,完全符合社会学关于人的继续社会化的思想。

    在大职业教育主义的实践中,黄炎培提出职业教育应设置多层次、多形式、多规格的学制系统,建立职业陶冶—职业指导—职业教育—职业补习和再补习体系,为学生和已有职业的平民提供教育,“一方补充常识,一方增进其职业知能”。黄炎培和中华职教社在城市举办职业补习学校,采取晨班、夜班和送上门等多种形式,便利一般职工学习。在昆山、镇江、上海等地组织了“农村教育研究会”,开办了农村改进实验区,创办了《教育与职业》的副刊———《生活》周刊,设立农民补习学校、民众夜校、家庭妇女识字班等来开展农民的文化教育、公共卫生和文娱活动。由此说明,黄炎培把职业教育的对象关注到广大平民的身上,已认识到职业教育是大众教育,只有提高全民的职业素质,社会才能进步和发展。

    黄炎培职业教育社会化的核心理念,揭示了职业教育社会化的本质特征,对指导我国职业教育加强社会协作、实现社会化办学、适应社会需求、服务区域经济、建设社会化的师资队伍、培养高技能高素质的社会成员都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