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

作者:蔡元培 来源:《蔡元培文集》 发布时间:2016-11-04

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显有分别:职业教育好象一所房屋,内分教室、寝室等,有各别的用处;普通教育则象一所房屋的地基,有了地基,便可把楼台亭阁等,建筑起来。故职业教育所注重的,是专门的技能或知识,有时研究到极精微处,也许有和日常生活绝不相干的情形。例如研究卫生的,查考起微生虫来,分门别类,精益求精,有一切另外的事都完全不管的态度。这是从事专门学问的特异点。

可是我们要起盖房子时,必得先求地基坚实,若起初不留意,等到高屋将成,才发见地基不稳,才想设法补救,已经来不及了。我刚才讲过普通教育好象房屋的地基一样,所以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要特别注意才是。现今欧美各大学中的课程,非常严重,对于各种基本的知识,差不多不很注意了。为什么呢?因为学生在中小学的时代,早已受了很重的训练,把高深学术的基础筑固了,人家大学时自然不觉得困难。若在中小学内,并没有建筑好基础,等到自悟不够时,再要补习起来,那就很不容易了。

因此前年我国审查教育会,把普通教育的宗旨,定为;()养成健全的人格,()发展共和的精神。

所谓健全的人格,内分四育,即:()体育,()智育,()德育,()美育。

这四育是一样重要不可放松一项的。先讲体育,在西洋有一句成语,叫做“健全的精神,宿于健全的身体”。足见体育的不可轻忽。不过体育是要发达学生的身体,振作学生的精神;并不是只在赌赛跑跳、或开运动会博得名誉体面上头。其所以要比赛或开运动会,只是要引起研究体育的兴味,因恐平时提不起锻炼身体的精神,故不妨常和人家较量较量。我们比不过人家时,便要在平常用功了。其实体育最要紧的,是合于生理。若只求个人的胜利,或一校的名誉,不管生理上有无危险,这不要说于身体上有妨害,且成一种机械的作用,便失却体育的价值了。而且只骛虚名,在心理上亦易受到恶影响。因为常常争赛的结果,可使学生的虚荣心旺盛起来,出去服务社会,一切举动,便也脱不了虚荣心的气味,这是贻害社会不浅的。不过开运动会和竞技等,在平时操练有些呆板乏味时,偶然举行一下,倒很可以调剂机械作用。因变化常态而添出兴趣,是很好的,只要在心理上使学生彻底明白体育的目的,是为锻炼自己的身体,不是在比赛争胜上,要使他们望正鹄做去。

次讲智育。我们教书,并不是象注水入瓶一样,注满了就算完事。最要是引起学生读书的兴味,做教员的,不可一句一句,或一字一字的,都讲给学生听。最好使学生自己去研究,教员竟不讲也可以,等到学生实在不能用自己的力量了解功课时,才去帮助他。至于常用口头的讲授,或恐有失落系统的毛病,故定出些书本来,而定书本也要看学生的程度、高下适宜,才对。做学生的,也不是天天到校把教科书熟读了,就算完事。要知道书本是不过给我一个例子,我要从具体的东西内抽出公例来,好应用到别处去。譬如从书上学得菊花,看见梅花时,便知也是一种植物,从书上学得道南学校,看见端蒙学校③,便也知道是什么处所;若果能象这样的应用,就是不能读熟书本,也可说书上的东西都学得了。

再现在各学校内,每把学生分为班次,要知这是不得已的办法,缘学生的个性不同:有的近文学,有的喜算术等,所以各人于各科进步的快慢,也不能一致,但因经济方面,或其他的关系,一时竟没法子想。然亦总须活用为妙。就是遇有特别的天才的,总宜施以特别的教练。在学生方面,也要自省,我于那几科觉得很困难的,须格外用功些,那几科觉得特别喜欢的,也不妨多学些。总之,教授求学,两不可呆板便了。

至于德育,并不是照前人预定的格言做去就算数。有些人心目中,以为孔子或孟子所讲的,总是不差,照他们圣人的话实行去,便是有道德了,其实这种见解,是不对的。什么叫道德,并不是由前人已造成的路走去的意义,乃是在不论何时何地、照此做法、大家都能适宜的一种举措标准。是以万事的条件不同,原理则一。譬如人不可只爱自己,于是有些人讲要爱家,这便偏于家庭,或有些人提倡爱群,又偏于群的方面了;可是他的原理,只是爱人一语罢了。故我们要一方考察现时的风俗情形,一方推求出旧道德所以酿成的缘故,拿来比较一下。若是某种旧道德成立的缘故,现在已经没有了,也不妨把他改去,不必去死守他

我在中学校看见办有图书馆、童子军等,这些事物,于许多人很适宜,于四周办事人亦无妨害,这便不是不道德。总之,道德不是记熟几句格言,就可以了事的,要重在实行。随时随地,抱着试验的态度。因为天下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若说今天这样,便可永远这样,这是大误。要随时随地,看事势的情形,而改变举措的标准。去批评人家时,也要考察他人所处的环境怎样,而下断语才是。

第四美育。从前将美育包在德育里的。为什么审查教育会,要把他分出来呢?因为晚近人士,太把美育忽略了。按我国古时的礼乐二艺,有严肃优美的好处。西洋教育,亦很注重美感的。为要特别警醒社会起见,所以把美育特提出来,与体、智、德并为四育。

美育之在普通学校内,为图工音乐等课。可是亦须活用,不可成为机械的作用。从前写字的,往往描摹古人的法帖,一点一划,依样画葫芦。还要说这是赵字哪,这是柳字哪,其实已经失却生气,和机器差不多,美在哪里?

图画也是如此,从前学子,往往临摹范本,圆的圆,三角的三角,丝毫不变,这亦不可算美。现在新嘉坡的天气很好,故到处有自然的美,要找美育的材料,很容易。最好叫学生以己意取材,喜图画的,教他图画;喜雕刻的,就教他雕刻,引起他美的兴趣。不然,学生喜欢的不教,不喜欢的硬叫他去做,要求进步,很难说的。象儿童本喜自由游戏,有些人却去教他们很繁难的舞蹈,儿童本喜自由嬉唱,现在的学校内,却多照日本式用1234567等,填了谱,不管有无意义,教儿童去唱。这样完全和儿童的天真天籁⑥相反。还有看见西洋教音乐,要用风琴的,于是也就买起风琴来,叫小孩子和着唱。实则我们中国,也有箫笛等简单的乐器,何尝不可用?必要事事模仿人家,终不免带着机械性质,于美育上,就不可算是真美。

以上四育,都宜时时试验演进,要一无偏枯,才可教练得儿童有健全的人格。

学校教育注重学生健全的人格,故处处要使学生自动。通常学校的教习,每说我要学生圆就圆,要学生方就方,这便大误。最好使学生自学,教者不宜硬以自己的意思,压到学生身上。不过看各人的个性,去帮助他们作业罢了。但寻常一级的学生,总有20人左右。一位教员,断不能知道个个学生的个性;所以在学生方面,也应自觉,教我的先生,既不能很知道我,最知我的,便是我自己了。如此,则一切均须自助才好。大概受毕普通教育,至少要获得地平线以上的人格,使四育平均发展。

又我们人类,本是进化的动物,对于现状常觉不满足的。故这里有了小学,渐觉中学的不可少。办了普通教育,又觉职业教育的不可少了。南洋是富于实业的地方,我们华侨初到这里的,大多数从工事入手以创造家业。不过发大财成大功的,都从商务上得来。商业在南洋,的确很当注意的,这里的中学,就应社会的需要,而先办商科。然若进一步去研究,商业的发达,必借原料的充裕,那原料,又怎样能充裕呢?不消说,全在农业的精进了。农业更须种种的农具;要求器械的供给,又宜先开矿才行,这又侧重到工艺上头。按我国制造的幼稚,实在不容不从速补救。开了铁矿自己不会炼钢,却将原料卖给别国,岂不可惜?若精了制造术,便不怕原料的一时跌价,因为我们能自己制造应用品出售,也可不吃大亏啦。

照现在的社会看来,商务的发达,可算到极点了,以后能否保持现状,或更有所进步,这都不能有把握。万一退步起来,那么,急须从根本上补救。象研究农业和开工厂等,都足为经商的后盾,使商务的基础,十分稳固,便不愁不能发展。故学生中有天性近农近工的,不妨分头去研究,切不可都走一条路。

农商工的应用,我们都知道了。但在西洋,这三项都极猛进。而我国自古以农立国,工业一途,亦发达极早。何以到了今日都远不如他们呢?这便因他们有科学的缘故。一个小孩子知识未足时,往往不知事物的源本。所以若去问小孩子,饭是从哪里来的?他便说“从饭桶里来的”。聪明些的,或能说“从锅子里来的”。都不能说从田里来的。我国的农夫,不能使用新法,且连一亩田能出多少米,养活多少人,都不能计算出来,这岂不是和小孩子差不多么?故现在的学生,对于某种科学有特别的兴味的,大可去专门研究。即如性喜音乐的,将来执业于社会,能调养他人的精神,提高社会的文化,也尽有价值,尽足自立。做教师的,不妨去鼓舞他们,使有成功。总之,受毕普通教育,还要力图上进,不可苟安现状若愁新洲没有专门学校,那可设法回国,或出洋去。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