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之精义

作者:杜威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01

无论什么人,总应该有一种职业。有了职业,一方面可以对社会有所贡献,一方面可以发展自己的才能;其结果则不但个人得享幸福,而且社会幸福也可因此而日长增高。无论男女,若没有职业,那么,他在社会中完全没有用处,自己仿佛是做了寄生虫,既不觉得体面,而又增加他人的负担,贻害社会实在无穷。这一种情形,求学的应该先彻底明白。若在学校中读书的时候,没有把这种事实确切承认,那么所学的东西,对于社会幸福和个人幸福也不能生出什么影响,充其极,必致学校和社会生活渺不相关。

普通学校的目的,固然不是要养成一种职业界的专门人才。然而从普通学校里毕业的学生,天然也要到社会去服务,那么,对于社会上的职业也不能不先在学校中加以研究。古代教育的缺点,最大的一点,就是专门培养的一种高级的人才,所以,这班人出来,似乎只会做主人,不配讲服务。现在所谓“职业教育”一个名词,已经流行很广。但职业教育的问题,就是要把普通教育来改造一番,使一切普通学校中科目渐渐和社会的实际生活接近,两方面生出密切的关系。所以真正受教育的人,无论操何种职业,对于他的职业总有明白的了解,凡这种职业的目的、价值、意义、科学基础和社会关系等等,都应加以研究,到了能够彻底明白,才可从事。

上面所说,使普通学校成为职业化,乃是广义的职业教育。至于今天开会的中华职业教育社创办一个职业学校,却是偏于狭义的职业教育。就是要使这职业学校的学生,学到一种知识,练成一种技能,可和社会生出一种更密切的关系。

今天我所要贡献于职业教育诸君的,就是在现在中国提倡职业教育,当先有一个大计划,从大计划着手方好。要实施大计划,自然要抱实验的态度,经过的时间也许要长久一些;然而,比那零零碎碎的计划,东做一点西做一块的,却更容易引起国人的注意,得到国人的赞助。我所谓大计划者,本来包含三层意思,今天先提出一层来讲一讲。这一层是什么呢?就是补习教育。凡年长失学的人或学力未充即从事职业的人,往往因为没有受过充分的教育,对于他的职业不能有所发展。所以,对于这一般人的补习教育,实在不容或缓。

现在一般提倡或讨论职业教育的人,每每忽略那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实业教育的范围应该把它扩大一点。这一句就是说,中国的学徒制应该改良。所以,我以为职业教育的广大计划的目的,就在乎改良中国现在的学徒制,使一般学徒得到更有用的知识,养成更熟练的技能。西洋的普通商店里也有艺徒教育,较之中国的学徒制度,也许有不及的地方。不过中国的学徒制,自然也有缺点:(1)太偏重于从古传下来的习惯和经验,所以,艺徒所学的都是一种机械式的动作,依样画葫芦,没有一种自动的技能,故谈不到改良。(2)范围太狭,除了教导一种关于那职业的专门技能而外,所有普通的知识,都是未尝顾及。但是,这种艺徒教育虽然有缺点,而在实用一方面却很合宜。所以中国提倡职业教育,在这几年中,也应该把学徒教育看重一些,换一句话说,必须为一般学徒谋补习教育的方法,要谋学徒的补习教育,自然应该由注重职业教育的人发起,和工商界的人联络进行,那是不必说了。

还有一层,在中国讲职业教育,固然应该注意到基本实业。凡基本实业的专门人才——领袖——是不可缺少的,故应赶紧培养;况且基本实业为一切小工业的基础,如农业、矿业、铁路、航业……等,都是不可缺少人才。但是,此种专门人才的培养,本来属于专门学校的范围,出乎狭义的职业教育的意义之外,今可置之不论。并且,中国现在所办的专门学校,得力者已不少,派人到国外去留学研究专门学问的也很多,所以,培养专门人才一层更可不必讨论。照我的意思,现在谈职业教育,应该提倡一种新式的学校。新式的学校,要使一方面是学校,一方面是工场、商铺,两者衔接。我且举一个例子。我在中国北方游历时候,到某处见电气工厂外附设一个学校。这个学校收高小毕业或中学肄业的学生,在读书之余,送到厂里去实习。实习的时候,不仅教授一种技能,若机器的性质、科学的基础、学理的应用,没有不详详细细地指导研究的。所以这般,学生毕业以后,对于电器工厂的内容洞悉无疑,就可以本其所学所习,自己创办新厂了。我所谓的新式学校,就是把这一种学校的办法推广范围,务使一切学校都在上课时间内划出一部分使学生到工厂或商铺实习。实习的时候,除技能的训练以外,凡科学方面、学理方面,都要指示出来。如果各地都是这样,各校都是这样,则中国不久在实业界可成为一个先进之国。因为西洋实业发达已久,工厂已经很多,天然的富源差不多都已发展,所以再要改弦易辙,采用这种方法,实在是一件难事;中国则不然,实业方在萌芽,工厂的规模还未大备,基础也未巩固,天然的富源未辟的很多,那么照这个半学校半工场的的方法去经营,总是容易得多,而收效也比较的更大哩。中国不必步步仿照西洋,尽管可以自辟新路。如果实行新方法,不但学校的学生就可在工场中制造物品,而且工场也就可成为实施教育的地方。这是西洋从来所没有的。不但如此,学校果真成为工场化,工场果真成为学校化,则物质的幸福可以享受,学生的手力脑力可以训练,不必说了。并且,可借此以解决由经济实业而发生的种种问题,如资本劳动等等问题也许不致发生。所以,中国在实业之始,不必处处把西洋做模范亦步亦趋地跟上去;能够独辟蹊径,未尝不可,这是提倡职业教育的人所当注意的。总之,我这个大计划,可用极简单的话来概括一下,就是:一切的学校即是工场、商铺,一切的工场、商铺即是学校。

以上所讲的,是指点一般大规模的工场。使它们成为学校化,那是固然要紧。但还有一点,也应该加以注意,就是要使店铺的或家庭的小工艺也要和学校发生关系。家庭的或店铺的小工艺,它们都是祖传的,所以经验很丰富、技术很熟练,这又是西洋所没有的。这种经过几千百年的小工艺,技能固然是熟练了,经验固然是丰富的,然而一定也要受过科学的洗礼,方才可以立足于今后的世界。用科学的方法去研究这种工艺所根据的原理,看它有没有不好的地方,然后再可用新的方法、新的工具,去改良这一工业,而所费的时间劳力也都可以节省了。从前有一位化学教授,到一个小乡村去调查工业,调查的结果,他竟说种种未决的问题,可供世界上20年的研究去谋解决。这可见得中国实业界里待人解决的问题,实是不可胜数。所以,在中国提倡职业教育的宗旨,不应当专门从个人方面着想,使得个人学这一种机械的知识,在职业界里可以谋生,就算了事。应该把店铺中或家庭中已有的工业用科学的方法加以分析研究,洞悉其利弊所在,然后去谋改良的方法。

西洋从前也有家庭的或店铺的工业,但从产业革命以来,大工业勃兴,小工艺都是渐归淘汰,工人都投身工场,只能做一部分的工作,自然而然地做了机器的附属品。故中国现在提倡职业教育,实在应该注意,务须保存从前圆满的工人,使工人能够自始至终独立造成一件物品,不要专门教导人家做工作的一部分,因而变成机器的奴隶。

我今天所讲关于职业教育的计划,在原理上讲,有两个要点:(1)打破社会上知识界和劳动界的阶级,就是要使以后的社会上没有劳心劳力之分。本来有了这种阶级区别的存在,是很不好的,知识阶级的人专门探讨抽象的知识,自以为文雅,诗词歌赋视为娱乐,而对于手工、机器、材料等则一概藐视。劳动阶级的人终年劳动,自朝至暮,刻无暇晷,所以不能有获得知识的机会,而对于一切事情不能有明白的了解、彻底的辨别。这两种阶级,自经学校和工场合化以后,自然可以破除。(2)提出职业教育,不当专从个人方面着想,应该顾及社会和国家,增加个人的生产力,使得他谋生容易、工资增加,固然是好;但如果职业教育只限于这一种狭义的,则不免太偏于物质方面,也无怪人家批评职业教育,以为是根据语金钱主义、饭碗主义,充其量不过弄几块面包、一些牛油而已。反之,若从社会国家方面着想,去提倡职业教育,增加社会一般人的生产力,增进一般人的生活程度,使全社会的人大家享受着幸福,大家能利用余暇享受快乐的生活,则职业教育岂不是当务之急呢?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