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我国的大职业教育观

作者:高奇 来源:《教育与职业》 发布时间:2016-08-09

“大职业教育主义”这个观念系1926年黄炎培在一篇题为《提出大职业教育主义征求同志意见》的文章中提出来的。六十年后的今天,在职教界又有人提出“大职业教育”的问题。这当然既非历史简单的重复,亦非偶然的巧合。因此,对这个问题的再次出现,有深入探讨的必要。

任何一类教育要使其得到顺利发展,必定要研究它的运行机制,即需要具备或创造哪些内部和外部的条件,它们各自的地位和作用,相互之间的关系,怎样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协调各方的关系等等。黄炎培正是在考虑这些问题时,提出大职业教育主义的。

当年黄炎培积十年努力发展职业教育的经验教训,认识到关门办职业教育是行不通的。因此提出:“(一)只从职业学校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二)只从教育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三)只从农工商职业界做工夫,不能发达职业教育。”黄炎培说:“只从职业学校做工夫,使得职业学校以外各教育机关总觉你们另是一派,与我们没有相千。岂知人们常说什么界什么界,界是分不来的。不要说师范教育,医学教育等等都是广义的职业教育,就是大学、中学、小学和职业教育何尝没有一部分关系?大学分科,高中分科,是不用说了,初中何尝不可以兼设职业科,小学何尝不可以设职业准备科?何况初中还有职业指导,小学还有职业陶冶呢。要是此方认为我是职业学校,与一般教育无关系,范围越划越小,界限越分越严,不互助,不合作,就不讲别的,单讲职业教育,还希望发达吗?所以第一层只从职业学校做工夫是不行的”。“办职业学校最大的难关,就是学生出路”。“怎样才能使学生有出路呢?说几句联络职业界的空话是不够的。设什么科,要看看职业界的需要,定什么课程,用什么教材,要问问职业界的意见,就是训练学生,也要体察职业界的习惯,有时聘请教员,还要利用职业界的人才。不只是参观啦,实习啦,请人演讲啦,都要职业界帮忙哩。最好使得职业界认做为我们而设的学校,是我们自家的学校,那就打成一片了。所以只从教育界做工夫也是不行的”。“社会是整个的。不和别部分联络,这部分休想办得好,别部分没有办好,这部分很难办的”。“在腐败政治底下”,“农、工业不会好,农、工业教育那里会发达呢?国家政治清明,社会组织完备,经济制度稳固,尤之人身元气浑然,脉络贯通,百体从令,什么事业会好。反是,什么事业都不会好。所以提倡职业教育而单从农、工、商职业界做工夫、还是不行的”。六十年过去了,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根本的变化,但黄炎培提出的发展职业教育的三方面条件,社会环境、职业学校本身的适应性和教育事业内部的互助合作关系,仍然是关系职业教育能否顺利发展的重要条件。所以,人们今天再一次提到“大职业教育”观念的问题是不足为奇的。

不过当前在职教界中所提出的大职业教育观念,其背景和黄炎培当年完全不同了,其含义和内容也大大的发展和变化了。

当前教育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怎样建立一个主动适应和服务于目前正在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和劳动人事制度就业体制改革的教育体制。大职业教育主义观念就是在这样一种形势下又被提出的。在这个思想指导之下,有可能逐步建立起主动适应和服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教育机制.所以,其意义远远越过了职业教育的范围,而成为一种宏观的教育指导思想。一种教育观念上的变革,将导致教育实施方面的改变。之所以这样认为,可以从目前一般所说的大职业教育观念的含义和作法上作如下分析:

首先,大职业教育现的含义指要在全部教育工作中,在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中都要树立起职业教育的观念。因为人的个性差异存在,在社会主义阶段社会分工存在,职业仍是人们谋生的手段。无论哪一级或哪一类教育,其最终目的都是要培养在社会分工中占一席位置,或从事某一职业的人才。各级各类学校都负有按照社会的需要,开发智力,发展个性,培养职业兴趣,锻炼职业能力,给予一定劳动的或职业的技能训练的责任。不考虑社会职业的要求、学生个性的发展、学生今后生活出路的教育是无用的。各级各类学校都要有这个意识。

过去三十多年来,在教育界这个观念是淡薄的,甚至连职业学校都缺乏职业观念。这是因为在一段时期内错误地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不存在个人的职业问题。城市中统包统配的人事制度,政策性、福利性的就业,农村中所谓“代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使劳动者的工作(积业)与其劳动成果、事业上的成就、谋生、个性发展都脱了节,极大地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加上在革命战争年代所形成的一些非职业的观念,在情况变化之后未及时改变。如“一切听从组织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不提倡和给予人们就业、择业、转业、辞职等权利。长期以来对劳动者的政治、文化、业务素质的培养,不同个性能力的发展和就业问题,在中小学中提出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口号,实际上既无升学指导亦无就业指导。在学生中形成一种依赖“铁饭碗”的就业观念。农村中大量的劳动力得不到释放和转移。这种状况今天已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因此,提出各级各类学校都要树立起职业教育观念,都要对学生进行就业观念、就业能力、就业方向等方面的教育与指导,改变过时的就业观念,鼓励学生从事多种经营,提倡创业精神、事业上的竞争意识和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帮助青少年适应新的经济体制和就业体制。只有这样才能使教育适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商品经济、开放劳务市场、实现人才流动、扩大企业自主权、以及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等等开放搞活政策的需要。今后在对学校教育质量的评估中,培养的学生职业适应能力的状况,将是重要的标准之一。

其次,教育特别是取业教育与经济和社会发展要实现其相互依靠的关系,就必须与社会和经济的需求息息相关,不能关门办学校,也不能单打一的办学就普教而言,当然主要是进行基础教育。但根据我国的现状,在农村正在实验如何通过义务教育阶段同时给学生以初级职业培训。我国小学毕业生升入高等学校的占毕业生总数的5%-6%,农村为4%。百分之九十多的青少年需要中、初级职业培训,所以,普通中学也必须考虑和创造条件开设一定的职业选科,给予某些职业训练,以适应青少年的就业要求。

职业学校凡是办得好的,都是具有综合性的,学校为多层次、多功能、多种类型办学,面向社会的。如大同煤炭工业学校现有普通中专班、成人中专班、电视大学、代培的短训班等各种层次,具有职前教育、职后教育,长班、短班、综合培训、单工种培训等各种功能。它是部属学校,但也面向社会,为各省和地方培养人材。学校办有工厂,每年产值一百多万元,利润四、五十万元。中专如此,技工学校和近年来出现的短期职业大学、职业高中也是这样。也只有这样,职业学校才能生存、发展,而不至办死。这是当前职教界谈论得最多的“大职业教育即思想。

第三,当前在一些大企业和农村出现就业前和就业后教育相通及一体化的趁势我国一些行业如石油、煤炭、钢铁等等的大企业都有自己的教育系统、教育中心或培训中心。办有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技校、中专、职工大学、党校等一系列的学校。其中有些学校既负担职前教育,也负担职后教育,并与岗位职务培训工作相结合。

在农村,国家教委职教司提出建立一种以大专学校为后盾,县办中级示范性职业学校为骨干,广泛联系各种培训机构具有本地特色的职业教育网络。许多县级领导已经认识到追求升学率的结果是使县内人才外流。省级教育的重点应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在县一级要形成一个一体化的教育网络。

这种行业的教育系统和县以下的地方基层教育系统的形成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它可以使教育事业更紧密地与社会经济发展联系起来,有助于职业前途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实现,有助于突破目前教育行政管理上的条块分割、部门所有、政出多门的现状。在教育经费的筹措和管理上也有优势。特别是随着农村经济改革的深入,农村要从自给型小生产向规模型生产转化,没有地方统筹规划的教育,特别是多种类型的职业教育的发展,是难以实现的。这是大职业教育的又一重要意义。

第四,我们国家要参与国际经济交流,发展外向纽经济,职业教育的眼光就不能仅仅朝着国内,必须面向世界研究世界市场的动向、要求和技术水准。要以国际通用技术标准,培养一批高技术工人,才能使产品顺利打入世界市场,才能在竞争中取胜。我国出口初级产品很多,后加工的能力低、技术差是很大的问题。虽然我国人口众多,可以发展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但技术立国则是根本之计。为参与国际经济交流和技术交流,进行劳务输出或发挥劳务优势,实现开放、搞活的国策,办职业教育必须有面向世界的“大职业教育”观念。

总之,我认为当前大家所谈的大职业教育观念,是一个很值得提倡和宣传的思想。不仅在职业教育界要提倡和宣传大职业教育主义,而且要在整个教育界宣传这个思想,积极改变关门办学的倾向,使学校获得一种主动适应改革要求的运行机制。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种主动的适应,和过去在“左”的思想路线干扰下搞的“开门办学”只开门不办学,归根结底是取消教育是根本不同的。大职业教育思想是为了强化教育的作用,择高教育的社会的和经济的效益,从而达到改进和提高教育和教学的质量的目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