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炎培职业教育三大宗旨的实践意义

作者:吴福生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20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黄炎培等一批著名人士,针对旧教育严重脱离实际等弊端,不失时机的提出推行职业教育的主张,它是对旧教育制度的一次有力冲击,也反映了近代教育事业进步的一种世界性趋势。1917年由黄炎培创办的中华职业教育社成立并发表宣言:“今吾中国至重要至困难的问题,厥惟生计。曰求根本解决生计问题,厥惟教育。”从此立场出发,黄炎培提出“推广职业教育”、“改良职业教育”和“改良普通教育,为适于职业之准备”的三大宗旨,倡导职业教育,使之适应社会禽要,促进社会发展,服务于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这是贯穿黄炎培职业教育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一条红线,是黄炎培教育思想中最本质、最中心的要求。黄炎培提出三大宗旨的基本精神,值得研究和借鉴,以适应当前我国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摇要。

一、  关于推广职业教育

“推广职业教育”是黄炎培提出的关于职业教育的第一宗旨,也可以说是根本宗旨,因为这是沟通教育与职业的前提和基础,他认为,这是解决生计问题的根本关键。如果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这显然过高地估计了职业教育的作用,因而他对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论断未必科学的。但就推广职业教育本身而言,它的提出首先意味着从此职业教育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地位得到确立,它的作用被突出了出来。其次意味着推广职业教育已成为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目标,发展职业教育的任务被摆在整个社会的面前。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着,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自黄炎培倡导推广职业教育以来,职业教育逐渐在中国兴起。中华职教社在苦斗中茁壮成长,为中国职业教育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职教社创办的中华职业学校成为全国的样板。黄炎培关于职业教育的理论和实践还影响了当时北洋政府的决策,职业教育被正式纳人新的学制,从而成为现代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的发展,特别是他的大职业教育观的确立,是同他和职教杜同仁在职教社脚踏实地实践活动分不开的。他的一系列关于职业教育的主张正是通过职教杜的实践不断得到脸证。因此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既是以他为代表的职教理论界先辈的智慈结晶,更是在职教杜这个园地的实践土壤上所开放的花朵。

新中国成立之后。为适应杜会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我国逐渐建立起由职业中学、技工学校、中等专业学校、高中等职业技术院校以及多种形式、多种层次的职业技术培训机构组成的职业技术教育体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共中央颁布《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充分肯定了职业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出了“调整中等教育结构,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方针,并第一次在我国明确提出了“先培训,后就业”的原则,要求全社会树立起劳动就业必须有一定的政治、文化和技能的观念,这无疑大大有利于职业教育在中国的逐步推广和普及。黄任老提出的关于“推广职业教育”的宗旨和目前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方针是完全一致的,说明他的职业教育主张至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近年来,我国职业教育迅猛崛起,彻底扭转了中等教育结构单一化的局面,基本形成了普教与职教双轨并行的新格局。但是我国职业教育从整体上来说还是比较薄弱的,还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历史遗留的鄙薄职业技术教育的陈腐观念依然存在。因此,还要付出极大的努力,高度重视职业教育的战略地位和作用,认真贯彻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方针,积极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职业教育发展的路子。1991年1l月,国务院作出了关于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它标志着我国职业教育进人一个新的发展时期。黄任老和中华职业教育社所倡导的关于职业教育的主张,在决定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和进一步发展,决定把职业教育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还明确规定到本世纪末,要“使大多数新增劳动力基本上能够受到适应从业岗位需要的最基本的职业技术训练,在一些专业性技术性要求较高的劳动岗位,就业者能较普遍地受到系统的严格的职业技术教育,”并要求“小学后、初中后、高中后不能升学的青少年在从业前进行多种形式不同程度的短期职业技术培训,”决定重申有步骤地推行“先培训,后就业”的原则,并要求用法律手段把它固定下来,争取尽快做到:在城市,未经职业技术教育、达不到岗位规范要求的一律不得就业上岗;在农村,招工招干必须经过相应的职业技术教育。这正是黄任老矢志推广职业教育所梦寐以求要实现的目标。只有通过职业教育以提高劳动者素质,才能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我国经济的振兴和社会的发展。而经济建设搞好了,社会生产力发展了,综合国力提高了,才能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才能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并直接影响着人们共产主义信念的确立和坚定不移。

二、  关于改革职业教育

“改良职业教育”是黄炎培推行职业教育的第二大宗旨。黄炎培关于职业教育的论述很多,而且十分精辟,其中最重要的有:坚持社会化、科学化的办学方针;坚持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理论与实际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的教学原则;支持敬业乐群的职业道德教育的基本规范等。黄炎培的职业教育理论与实践,充满了改革的精神。他针对旧的传统教育的严重弊端。在总结长期教育实践经验基础上,提出一系列关于改革职业教育的正确主张,不仅过去对开创和发展我国职业教育起过重要作用,就是对今天职业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仍然有着现实的意义。

社会化是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核心,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说黄炎培的职业教育观是社会化的职业教育观。黄任老比喻社会化对职业教育的重要就好象灵魂对人之重要一样。这是对职业教育本质的深刻而精辟的阐述黄任老提出的社会化是全方位首先,从办学指导思想上看,他强调根据社会需要办学,“职业教育的原则,着重在社会需要”,“社会需要某种人才,即办某种职业学校”,并把这一点看作是“职业教育唯一生命。”其次,从办学实践上来看,他强调从确定专业设置、招生规模到培养规格、办学形式。“须绝对的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充分考虑职业社会的需要。他多次说过“离社会无教育”,“职业教育是绝对不许关了门干的。”第三,从办学路子来看,他强调依靠杜会力量办学,加强学校与社会的联系,学校同工厂和农场的合作。

黄炎培关于职业教育社会化的思想是很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如上所述,通过推行和改革职业教育,解决生计问题,在旧社会制度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新的社会制度的确立,并不等于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职业教育的发展除了要进一步冲破旧的习惯观念的束缚外,还要建立一种新的机制,即主动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新的机制,否则职业教育的社会职能也很难发挥出来。这个新的机制就是社会化。所谓社会化,最主要的就是学校要面向社会,服务社会,使学生的就业、出路更切合社会的实际需要。这种社会化应当实行全方位开放,特别是要向广大农村辐射,而且要逐步摆脱条块的束缚,改变小而全的状况。在农村,则要注意地方性的特点,职业教育要服从和服务于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当地需要什么人才,就培养什么人才,只有这样,职业教育才可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而要想建立这样一种社会化的机制,就必须支持走改革的道路。所谓社会化还包含着一层意思,就是办学要社会化,即依靠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这里有三点值得注意:(一)职业教育大家办,把学校的优势和企业的优势结合起来,谁办学,谁出钱谁得益。(二)社会方面支持职业教育的发展,特别是努力增加职业。教育的投人,把政府部门的投入与企业的投人结合起来,打破了教育部门封闭办学的局面,从而为职业教育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注人了新的活力。(三)企业支持办学,学校也努力为经济建设服务。特别是在专业设置方面努力做到切合当地经济建设发展的需要。从我国国情出发,单一化的、由国家包的职业教育结构,显然不能适应现阶段生产力发展需要的,必须走职业教育“大家办”的路子,国家、集体、个体一齐上,依靠全社会的力量,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走行业、企事业单位办学和各方面联合办学的路,我们要认真研究和借鉴黄任老关于职业教育社会化的思想,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切实加强职业教育内部建设和改革。进一步开拓依靠社会力量办学,特别是校企合作办学的路子,不断创造和总结出新的经验;要加快改革步伐,理顺职业教育管理体制,切实加强劳动部门、教育部门和企业单位的密切合作,以保证职业教育的稳定和发展。

三、  关于改革普通教育

“改良普通教育,为适于职业教育之准备”是黄炎培推行职业教育的第三大宗旨。解决教育与职业分离,学校与社会脱节问题的根本办法,在黄炎培看来,除了推广职业教育,改革职业教育以外,还必须改革普通教育,这三个方面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其中普通教育的改革,在黄炎培的教育主张中占有重要地位,正如他在考察教育日记中所说的,“普通学校能注重生计最合余意嗯因为他认为”,“凡教育,皆含职业之味。”职业教育并非一种“特殊”的教育,教育与职业本来就应该是相互沟通的,它反映了教育的一般规律。特别是黄任老“第一声”把教育同为国家增加生产、为世界增进生产力联系起来,说明他对教育本质和目的正确理解和深刻的认识,正是这一观点构成他推行职业教育,其中包括改革普通教育的根本指导思想。针对普通教育的种种弊端,黄炎培提出了一系列改革的主张。他明确指出:要“使分家对立的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配合起来”;“中学不应专以准备升大学为目标。升学准备与就业准备必须合一”,“普通中学应当减少”;生产教育宜渗人全部教育设施中”。黄任老这些意见,不仅当时切中时弊,就是对今天来说,也完全正确,完全适用,对我们深化教育改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回顾建国以来教育改革的历程,特别是近几年通过调整中等教育结构,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已初步形成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相互沟通,协调发展的体系,全国许多地方中等职业技术教育与普通高中招生已接近达到甚至超过1比1。在普通教育中,各地都普遍因地制宜在适当阶段引进职业教育因素,在不同阶段对学生实行分流教育。这条普通教育改革的路子和黄任老40多年设计的改革普通教育的路子是多么的相似,实践证明,黄任老确实站得高,看得远,他的一系列改革主张经受住了历史的和实践的检验。

我国改革普通教育的任务远还没有完成,摆在我们面前还有两个突出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一个是片面追求升学率长期困扰着我们。基础教育被办成片面的应试教育。一些地方社会上仍然以升学率和分数作为衡量学校和教育工作质量的唯一标准,给学校规定升学指标,不少地方办全日制复读班,滥编滥印复习资料屡禁不止,只注意升学有望的学生,忽视了多数学生,结果使很多人在陪读中丧失了发展的机会。再一个是中国教育的大头和难点都在农村。农村教育的主要弊端是:许多地方的教育结构基本上仍是单一的普通教育,职业技术教育比较薄弱。农村学校基本上还是城市模式,为数不少的知识青年,既无建设农村的思想准备,又缺乏基本的生产技能,教育严重脱离当地经济建设、社会改革和人民生活的实际需要,孤立地搞升学应试。这一切都显示了:黄炎培在对改革旧的传统教育方面的一系列正确主张,不仅同我国当前教育改革的方向是一致的。在当前新的历史条件下,一方面我们研究黄炎培的职业教育思想,要紧密联系当今教育改革的实际,着重研究它的现实意义、实践意义;另一方面,我们面对职业教育大力发展和加深改革的形势,要认真研究黄炎培关于职业教育发展和改革的理论和实践,借以推动当今我国职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为逐步建立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生义职业教育体系做出更大的贡献,而这将是我们对黄炎培先生的最好的纪念。

 

注释:

①②③④⑦《黄炎培教育文选》,第53页、52页、179页、166页、307一308页。

⑤《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第2集第66页。

⑥《新大陆之教育》下篇,商务印书馆1971年版。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