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转型升级中的大陆产业迫切需要高职教育的创新发展

作者:中华职业教...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6-03-17

众所周知,大陆经济自2012年以来逐渐由高速成长转入了中高速成长的所谓新常态。其特征是产业结构处在转型升级中,成长动力从要素资本驱动转向了创新驱动。为了适应这一趋势,中国政府于2014年5月颁布了《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这是新时代大陆职教改革发展的动员令和设计总图;同时由教育部等六部门公布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2014年6月16日)以及《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2015年11月3日发布,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这两个文件实际上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的具体工作部署和施工总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透过这些文件,传递了一个强烈而清晰的信号,那就是伴随着产业的升级,大陆的高职教育要全面打造创新发展的升级版,实现华丽转身。这种转型升级具体体现在八个方面:
在发展目标上实现转型升级。要紧贴当今技术发展趋势、水平和背景,来发展与技术进步相适应的高职教育。预示着要加大技术教育的分量,不仅要使学生适应今天的岗位、工种或职业所包含的技术要求,而且还要让他们适应未来技术发展的趋势,用明天的技术来武装今天的劳动者,使得这些90后的年轻人能够满足我国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新四化”要求。当前高职院校要围绕《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9项战略任务和10大高端领域来设置专业,提前培养与中国制造2025全面接轨的优秀产业大军。但是当前大陆高职院校的专业建设与上述目标相比差距还很大,专业教学大体上还停留在低水平重复、简单化操作、浅内涵发展的阶段。伴随着中国制造要从合格制造向精品制造、优质制造的转变,大陆的高职教育也必须紧跟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完成从粗放、低端向精品高职和优质高职的上升,这是实现高职教育转型升级、整体上水平的重要指标。
在培养规格上实现转型升级。国务院2014年的《决定》提出了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增加了“技术”两个字,与过去单纯强调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有了明显的区别,这既是高职教育转型升级的核心指标,也是中、高职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衔接的核心指标,预示着职业技术教育将回归其本位。中职和高职虽然培养的都是技术技能人才,但是侧重点不一样。中职主要培养操作技能型人才,即以熟练的动作技能培养为主要标志;而高职主要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即以具有一定的技术应用能力和管理能力的培养为主要标志。如何使学生既具有熟练的技能,又具备技术应用、技术改良和技术革新的能力,将对现今各高职院校的培养方案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服务面向上实现转型升级。《行动计划》提出在服务大陆区域经济和地方经济的同时,还要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的发展,这是新时代对高职教育提出的新任务。预示着今后高职院校,尤其是优质的高职院校,要同时面对两种需求,国内的需求和“一带一路”沿线国的需求;要培养既熟悉国内环境,又熟悉国际标准和国际规则的两用人才。这对现有职业院校的课程体系和课程内容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在体系建设上实现转型升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高职教育实际上只是高等教育专科层次的代名词,而不是高等教育的一种类型。《决定》将创新现代职教体系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宣告我国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包括了中职、专科、本科、研究生在内的完整板块,预示着中国高等教育版图重构工程再度启动。《行动计划》部署了中国职教从局部发展到整体发展、从个别成长到系统成长、从中低端形态向高端形态的上升的工作路径,这是高职教育作为一种高等教育类型由不完整向完整转型升级的重要方面。
在高职院校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上实现转型升级。《决定》倡导打开闸门,采取混合所有制方式兴办职教,让更多社会资源向职业教育汇聚。预示着举办者主体多元化了,可以以独资、合资、合作形式来举办职业教育。由于高职教育一头连着教育,一头连着产业;一头连着岗位,一头连着技术,因此产业或企业究竟是以主角还是配角的身份、以主动还是被动的姿态进入职教,既决定了职教的品质,又决定着职教的兴衰。实践证明,纯公活不起来,纯民大不起来,只有与企业行业“混”起来,才能使高职教育真正“火”起来。同时,办学者主体也多元化了,办学者可以以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作为投入,享有与举办者同等的权利。行动计划使得高职院校在体制机制上有了脱胎换骨的深刻变化,一批行业企业将作为举办者,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双主体办学”,将产业的要素深入到高职院校骨髓里;一批高职教育的行家、专家将作为举办者,实行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教育家办学。这是高职教育在体制机制上转型升级的重要成果。
在引入创新教育方面实现转型升级。5月23日科技部发布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明确了未来30多年创新驱动发展的目标、方向和重点任务,是新时期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纲领性文件。它同样呼唤并倒逼着高职教育新一轮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目前来看大陆的高职教育本质上还不是创新教育。能否将创新教育全面引入高职教育的每个专业、每门课程和每个项目,是提升高职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重大关键所在。高职院校培养的是能将工程图纸转化为实物的“灰领人才”,在新时期,这种转化不仅需要合格转化,而且需要优质转化和精细转化,更加需要创新转化。今天,创新教育不再只是一门课,也不是可实行、可不实行的一种教学模式,而是高职院校必备的生存方式和发展方式。
在高职院校增强社会服务能力方面实现转型升级。能否提高高职教育面向现代化主战场的直接贡献率,关系到这一类教育能否真正成功的关键所在。为此,高职院校一方面要深入实际,勇于承担生产、管理、服务、建设一线的技术改良与革新的任务,另一方面,必须下大力气培养出千千万万个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的大批技术革新能手。为此,就需要正确处理好“三大关系”,即理论适用为度和适当强化技术基础的关系;以工作过程为导向和以技术活动全过程为导向的关系;面向现实的实务教育和面向未来的创新教育的关系。这是新形势下全面提高教学质量、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中之重。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实现专业建设和课程体系的转型升级。2015年7月4日,国家发布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在11个方面提出了如何将产业与互联网叠加起来,进行融合发展的具体办法。当前,大数据时代除了对传统的学习方式产生巨大冲击之外,对在这一大背景下的高职专业建设和课程体系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高职院校要顺应“互联网+”的发展趋势,自觉地将“互联网+产业”的产业发展思路,转变成“互联网+专业”的专业建设思路。落实“互联网+专业”的理念将开辟高职院校专业建设和课程体系开发的新篇章,这是新时代高职教育创新发展的又一个重大指标。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