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职业资格证愁煞职校生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5-19

 

有时,同一个职业,不同部门、不同协会或学会,甚至基金会都会进行相关认证,最多的可能达到十几种,还有的机构到香港注册一家空壳公司后,便开始认证颁发所谓的国际证书。 

  “老师,您觉得我们学外贸专业的,到底考哪种资格证书比较好?”面对学生提出的这个问题,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副教授蒋燕很难回答——虽然在职业院校从事外贸专业教学十几年,但她始终无法从多个部门所主持的20种外贸资格证中分辨出孰优孰劣,哪个证书更适合学生的职业发展。 

  一个外贸行业,几乎每个环节的各个岗位都设置有相关资格证,这么多的认证部门,这么多种类的资格证,且不说教师、学生们发愁,恐怕连许多外贸企业都难以区分。蒋燕说:“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提倡简政放权,但愿国内职业教育的外贸资格证书能尽早‘证出一门’、与人方便!” 

  一个外贸行业资格证书竟有20种 

  国内的外贸行业目前究竟有多少种职业资格证?有多少机构握有资格证上的公章权? 

  据记者粗略统计,目前,中国外贸证书的发放、制定机构有5家,分别是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国对外贸易经济企业合作协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货代协会、中国报关协会等。这些机构根据外贸岗位的细分状况,制定了种类繁多的外贸证书,几乎涵盖了外贸行业各个环节的所有岗位,各种职业资格证书累计多达20个。 

  以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制定的证书为例,该机构颁发的外贸资格证书有外贸跟单员、外贸业务员、外贸单证员、涉外会计、外贸物流员、商务秘书等。而中国对外贸易经济企业合作协会颁发的职业资格证书有6种,中国对外贸易经济企业合作协会颁发的证书有3种。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普通高校中的国际贸易类专业点有700多个,一些院校的英语专业中也开设了国际贸易及国际商务方向。而全国开设有外贸类专业的职业院校则超过800所。如果以每校外贸专业每届学生50人的规模推算,仅外贸一个专业,每年潜在的考证学生至少有7.5万人。 

  对于种类繁多、“证出多门”的外贸证书,不少职业院校师生表示难以判别。蒋燕说,有的学校教师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办法——学生只要经济上不困难,就多考证;看证书上有没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带有国徽的印章。但是,有些学生按该“办法”考到手的资格证书,在选择一些行业系统就业时也不好用,甚至有的系统只认本系统或相关协会认证的职业资格证。 

  不只是外贸资格证书认证体系散乱、版本众多。据北京海淀区一家职业资格认证培训机构负责人透露,现在,只要是刚兴起的热门职业,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认证就会迅速跟进,而且每一类认证都会根据市场就业及薪资行情不同,培训费少则两三千元、多达五六千元。比如,物流行业的资格证书有五六种、人力资源管理认证也有近十种、计算机应用技能证书更是多达数十种。“有时,同一个职业,不同部门、不同协会或学会,甚至基金会都会进行相关认证,最多的可能达到十几种,还有的机构到香港注册一家空壳公司后,便开始认证颁发所谓的国际证书。” 

  不同版本资格证“含金量”没差别 

  “职业资格证书不是学历证,本应是从事某个职业的知识能力和资格证明。”蒋燕说,“但是,国内的颁证机构在证书标准制定与实施方面,缺乏顶层设计和相互间的分工协调,各机构各自为政、各行其是,导致证书种类繁多,而且不同机构的证书标准交叉重叠。” 

  以国内的外贸单证岗位为例,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虽然有3家机构具有颁证权,但对于外贸单证颁证的能力要求几乎接近:2005年,中国对外贸易经济企业合作协会启动的国际商务单证员证书认证考试,证书能力要求包含国际商务单证基础和缮制2项;2011年,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在全国范围开展的外贸单证员证书认证考试,主要考查电子缮制单证能力;2012年,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启动的助理国际贸易单证师证书认证考试,考查内容与前两种基本相同。 

  “自上世纪90年代初职业资格制度写入劳动法以来,对提高我国专业技术人员和技能人员素质、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实施过程中,集中表现为‘证出多门’,使认证培训和考试太乱、证书太滥,甚至出现假冒权威机关组织所谓职业资格考试并颁发证书。”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秦希燕律师事务所主任秦希燕分析认为,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人才市场竞争激烈、就业者“唯证书至上”心态,以及职业资格培训市场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 

  “作为一种职业资格认证,混乱的认证市场对我国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负面影响较大。”蒋燕认为,由于资格证书颁证机构多,证书版本多,证书能力要求交叉重复,一方面使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院校相应的人才培养没有统一的标准遵循,另一方面由于目前绝大多数资格证书缺乏明显的能力分级,使职业院校专业培养目标整齐划一,相关专业的学生难以进行个性化学习和训练。 

  资格证书“证出一门”何以难实行 

  对于目前国内职业资格证书“证出多门”现状表示担忧的,不只是职业教育界,企业也颇有微辞。 

  “现在社会上各种认证太多了,导致如今的职业院校学生误以为考的证书越多,就业的选择空间越大。实际上,证书只能说明一种资格,并不完全能代表一个人的能力。”澜海源创管理咨询公司总裁师文静说,“我们公司在招聘应届毕业生时,首先看的是学校,其次看专业,再其次是看学生是否具有和招聘岗位相关的实践经验,最后才是看学生手持的各种资格证书。” 

  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已达1000余种,主要分为通用性较强的人事类职称证书、以技术等级为主的劳动类证书和针对各行业专业特点与需要设置的职业资格证书三类。有关专家据此估算,当前我国职业资格考试产业链的经济总额已超过3000亿元。 

  蒋燕认为,国家应有一个牵头的部委,来广泛调研国内外未来对各类人才的需求,统一规划中国职教证书体系、中国外贸证书体系;从顶层设计上,可以通过引入与主管部门没有利益交叉的社会第三方机构统一认证,解决当前各机构各自为政、证书混乱、人才培养规模与经济发展不平衡、人才培养质量与企业需求及发展不平衡等现实问题。 

  针对考试太乱、证书繁多、重复交叉等问题,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07年就曾下发文件要求对职业资格证书进行清理。原定用4个月完成的清理行动,却持续进行了5年,直到2012年5月才向外公布了第一批纳入公告保留的265项职业资格证书认证。其中,职业准入类36项,包括注册咨询工程师、教师资格等专业技术人员职业准入类职业资格33项,焊工、农机修理工等技能人员职业准入类职业资格3项;有职业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229项。但是,全国统一的职业资格证书认证体系目前依然没有形成,“一证多门”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 

  “改革只要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打破条块分割的现状,这个问题治理起来并不难。”秦希燕建议,现阶段,要规范职业资格制度,既要提高立法层级,制定专门的职业资格制度法,也要多部门协调配合,清理资格证重复设置、多头设置,同时加大行政执法力度,治理违规设置职业资格乱象,最终实现“证出一门”。(记者 柯进)

  《中国教育报》2014年4月9日第1版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