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已到了深水区——教育部长坦诚回应政协委员提问

作者:解艳华 来源:人民政协报 发布时间:2013-03-12


教育改革已到了深水区
 ——教育部长坦诚回应委员提问
人民政协报记者 解艳华


    “我们愿意多听大家的意见建议,也愿意接受大家的监督。”在7日的教育界全国政协委员联组讨论会上,21位教育界委员争相发言,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坦诚回应。
 办一个公办学校的钱可以奖励10个民办学校
    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委员关于“政府工作报告中,连民办教育的字样都没有”的抱怨被广泛报道后,引起舆论的关注并持续发酵。在联组讨论会上,袁贵仁用了十几分钟谈民办教育:“我赞同把民办教育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在‘建议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之后,加上‘支持民办教育发展’这一条。”袁贵仁表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靠政府把所有教育办好,这是历史经验,也是国际经验,“目前40%—50%的学前教育在民办,20%的高等教育在民办,民办教育为中国教育普及作了重大贡献,为教育改革做了积极探索,功不可没。”
    在谈及鼓励民办教育发展时,袁贵仁讲了自己亲历的一件事情:“有省政府领导找我来批办公办学校,我说你不会算账,办一个公办学校的钱,可以奖励10个民办学校,激励他们办得更好。不管公办还是民办都是在培养人才。”他表示,应该利用更多民间资本、企业资本发展教育。
    “民办教育贯彻的也是国家的教育方针,培养的也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袁贵仁的这句话委员们听起来很受用。
 教育改革已到了深水区
    有委员谈到:《高教法》中规定“大学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在执行过程中,校长和党委书记如果意见不统一,谁听谁的?
    对此,袁贵仁认为,“不是体制问题,是工作操作层面的问题。”他开了一个玩笑:“就像一个家庭中的爸爸妈妈,你说谁说了算。”他认为,目前的教育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要进行综合改革,这不是教育部一个部门能够改变的,其他部门要配合甚至要主导。
    袁贵仁认为,30年改革经验说明,今天的教育成就得益于改革开放,解决问题需要继续改革,他特别提及十八大报告中提到的“需要深入推进教育系统综合改革”。“很多问题大家都看到了,但是改革到了深水区,急需综合改革、系统改革,今天我们一个建议,如果被采纳,可能是一批孩子受益,也可能是一批孩子受损失,哪一个孩子都伤不起,所以政策的制订执行不能靠个人感情,不能靠拍脑瓜决策,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谈及政府职能转变,袁贵仁表示,一是简政放权,一方面给省级政府更大的教育统筹权,另一方面政府也要向学校放权。政府在放权的同时将重点发挥好服务和管理职能,比如,研究一套现代教育指标体系,用以督导实践走得更好,防止一放就乱的局面出现,“中国不能走过去的老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管死、放乱政府都有责任。”
 2020年前不会延长义务教育年限
    南京师范大学校长宋永忠委员在谈及对教育经费4%的监管使用时建议:“教育部、财政部和各级地方政府要尽快制订出台教育经费投入成本效益分析与评估体系。”
    袁贵仁表示,2012年中国实现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4%的目标,这是几届委员为此鼓呼的成果。今后,要保证教育经费的可持续增长,同时要监管好教育经费的使用,把钱用在刀刃上。尽管实现了普及免费义务教育,但是我国的义务教育发展还处于低水平,所以2020年前不会延长义务教育年限,要集中精力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为什么择校?为什么课业负担重?都是因为教育发展不均衡,老师减了作业,可是我明天还要应考,所以家长不干。另外营养餐问题、农村学校布局问题、校车安全问题,都和均衡有关系。”
 教育要给孩子播种梦想
    在回应马敏、刘长铭等委员提出的素质教育的落实,孩子情商培养需要加强等问题时,袁贵仁表示,“立德树人”是教育的根本任务。如何做到立德树人,首先改革现在的考试方式,让孩子们健康成长。
    “中国教育也有梦,教育要给孩子播种梦想,放大梦想。第一就是有教无类,第二是因材施教,第三是终身学习,第四是人人成才,每个人都应该成为有用之才。而实现这个目标不仅仅要求夯实日常教育的教学质量,还意味着考试招生制度的进一步改革,我们正在设计更加多样、更宽的成才之路,就好像有铁路、公路,让孩子们走哪条路都可以到达目标,还有一个交叉的路,坐一段火车可以换汽车,坐一段汽车可以换飞机,总之要让每个孩子都成才。”

    人民政协报 2013-03-09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陈昌智  更多
友情链接